【于远】迟到

/平行世界的现实向 = = 和现实一样竞技游戏更新换代之下的小脑洞

——————————————————

于锋一手点着烟,一手迅速在手机上敲下几个字,『你在哪里?』

回复很快就到,『老地方,67号机。』

后面紧跟一条,『我跟网管说了留一下68,你直接把身份证给他上机。』

熟门熟路摸到老地方——万花体育馆旁边的网吧。于锋抬头看看破旧的荧光招牌,感概了一句时光流逝,现在的网吧早已不复当初的盛况。于锋将身份证放到柜台上,网管小妹正看到精彩的地方,不情愿地停下电视剧,换到旁边的电脑处理上机。听到于锋说是67号的朋友先来的,小妹才分了一丝注意力给于锋,迅速把早拿出来的68号卡给于锋,自己赶紧又回去看电视剧。

网吧里的人三三两两,大多是戴着大耳机专注于打游戏。于锋扫了一眼,现在人玩的游戏自己已经很不熟悉。慢慢走着找68号,晃过一块块屏幕,于锋很快捕捉到某个屏幕上自己熟悉的视角——是荣耀啊。再仔细一看,座位号67。

『小远。』

于锋拍拍67号上专注盯着直播看的人,自己拉开68号的椅子坐下来。

邹远一惊,抬头看到是于锋才放松表情,取下耳机,『你来了。』

『在看荣耀直播?』于锋伸头看看,哟吼,还是大神叶修开的。

『现在还开荣耀直播的也就是叶神那几个了。』邹远脸上是怀恋的神色,『还记得当初我们玩的时候吗,被叶神虐死了。』

『可不是,第一次见到活的散人。』于锋也跟着感叹了一句。

『你等我一下,我把这场直播看完。』邹远重新戴上耳机。

于锋百无聊赖地打开电脑,随便点了一个股市分析的新闻听。注意力则在手机上面,不时在微信和QQ之间切换,偶尔点开几个别人发来的文件看。

一场直播结束,邹远转头看到于锋认真看着手机,连电脑的视频变成没营养的综艺都没注意,忍不住好笑地推推于锋,『走吧。』

『看完了?』于锋一眼瞥到叶修的直播间变成了聊天模式,于是急忙敲出几个有事明天说的字发过去就按灭了手机,顺手帮邹远把他身边的一个购物袋提着,到前台结算下机。


天气已经转暖,两人走出网吧倒也不冷。

『买了什么?』于锋好奇地掂掂手上不轻不重的袋子。

『你说要来,我还不得赶紧买些日用品备着。』邹远瞥了于锋一眼,『平时一个人住也没有预备这些。』

『早就说要来……也怪我,还是拖了又拖……』

『你能来就行。』邹远打断于锋的话,侧头看着他。

邹远的眼睛很亮。于锋扭头看到旁边有一个黑暗的小巷子,脚步一拐走进去,拉着邹远深吻上去。

『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邹远红了脸,嗔怪地看着于锋,这人30岁和20岁完全没变化嘛。

于锋咬着邹远的耳朵,『对你永远没办法。』

邹远的脸烧得更红,急忙逃开耳边的暧昧气息,推着于锋走回明亮的街上,『回家再说。』

『回去有吃的吗?』于锋转头。

『那我们还是吃了再回去吧……』

两人都算是对吃食比较挑剔的,拿着手机看了半天才决定去一家经过原来两人认证好吃的米线店。米线店不远不近,于锋和邹远晃悠悠地朝着那边走。于锋点了一支烟,递给邹远的时候邹远摇摇头,『戒了。』

『怎么想着到网吧看直播,你的电脑呢?』

『主板烧了。』邹远耸肩,『太旧了也懒得修。正好你要来,周末去配台新电脑算了。结果没想到叶神说要直播,我嫌手机看不过瘾就来网吧了。』

『叶神对荣耀的爱真是不变。』于锋颇有些感概。

一款游戏的巅峰期也就那几年,荣耀算是比较长久了,最终也没有敌过时间。早年成名的选手大多成为了战队负责人或者工作人员,带着战队往新游戏上转型。也有如喻文州这样头脑更明敏的被电子竞技联盟吸收过去成为了行业翘楚。同辈的朋友中,跟于锋相熟的许斌和江波涛转去FIFA,凭借头脑和操作很快后来居上,现在早已不下场比赛,成为了战队经理人。

再后来,新生代的电竞选手们选择扎根在了其他的游戏上……

于锋吐出一个烟圈,自己当时选择退役自然从来不曾后悔。虽然凭借意识和操作有可能走上同辈人的一样的路,但是回头看看现在获得的一切又未尝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对了,你来这里,你妈妈……那里真的不要紧吗?』

说到于锋的家人,邹远的眼神黯淡下来。

『想什么呢。』

于锋抬手揉揉邹远的头,『我妈知道我们的事。只不过妹妹还需要她照顾所以才留在G市。』

于锋的动作太过暧昧。虽然时间不早,但是街上还是不时有行人。邹远惊了一身冷汗,埋怨地看着于锋,『街上别这样。』

『习惯了……』于锋挠挠头,『原来打比赛时候老是这样。』

『几年不打比赛了,习惯还没变啊?』

于锋笑笑,与其说是没有变,不如说是不想变。

和邹远一起为战队冲锋陷阵的时光是于锋能够回想起来的过去中,最愉快的时间。可惜的是赶上了荣耀如日中天的发展,于锋中途却接到了家里的噩耗——顶梁柱的父亲患上恶疾。

比起需要节衣缩食进网吧打游戏的小孩,因为父亲的生意,于锋从来不需要担心口袋里缺少零花钱。这也是支持于锋义无反顾地走上职业选手这一条路的原因之一。面对母亲的埋怨,父亲的宽容成就了于锋。

一边是荣耀,另一边是家里的烂摊子和母亲小妹。

退役的决定很难,但是于锋没有选择。邹远也认真地实践着自己的诺言——支持于锋的所有决定。

后来,于锋回了G市,邹远只能与于锋保持电话联系。偶尔到G市打比赛、夏休期的时候能见上一面。邹远知道于锋重整家里的生意很难,于锋对自己也从来是报喜不报忧,不过好在最终于锋家里的一切又走上了正轨。


『老板。两碗米线。』

邹远拿着小票,找了一个角落位置坐下。

于锋坐在邹远对面,拨开米线碗里的葱,熟练地照顾邹远的口味。

比赛日的第二天通常有半天的休息,那时于锋和邹远就会按照网上的推荐一家家去吃。这家米线店就是其中之一。于锋挑了一筷子,满意地点点头,还是原来的味道。

『你现在工作怎么样?』于锋问。

『老样子。』邹远说,『给K市大学的机房维护机器,最近做毕设的多,坏的也快。要不也不会等到周末才有时间去给自己买新机子。』

和于锋从巅峰时期离开不同,邹远跟着荣耀走到了最后,谢绝了战队让自己转型和留下来做管理人员的好意。于锋也不是没有想让邹远来G市。只不过邹远始终觉得自己难以面对于锋的家庭。邹远做了两年的背包客,又回到K市找了一份还算顺手的工作。

米线店离邹远的房子不远。

说起房子,邹远偶尔也会得意自己的幸运A,在房价还没涨起来之前入手,顺利躲避了涨价潮。

于锋跟着邹远回去。这里他一点儿也不熟悉。原来在K市时有宿舍,又是两人一起住,自然不需要到这里来。后来更是分隔两地,忙的飞起,这还是退役之后第一次回到K市来。

邹远开门、开灯,从购物袋里翻找了一双拖鞋出来给于锋。

于锋打量了一圈邹远的房子,蹙起眉头,『小远,你平时真的住这里吗?』

除了必要的生活物品,几乎没有别的东西。几个东倒西歪的矿泉水瓶昭示着这里还有点儿生活气息。

『一个人住,够用就行。』

邹远转身看向于锋,『再说了,等你来了一起布置我们的家不好吗?』

我们的家。于锋觉得自己心弦被邹远狠狠地拨动了一下。


邹远汗涔涔地趴在床上,身上全是情事过后的酸软无力。于锋揉揉邹远的头发,『能起来吗?』

『我突然觉得我应该买个浴缸的……』邹远咬牙。

『行,都听你的。』于锋笑笑,起身抱起邹远,『但是去买浴缸之前,还是得给你洗干净。』

『你这次回来,真的不走了吧。』

『不走了。』于锋试了试花洒的水温,给邹远细细地冲洗,『我准备搬一部分生意到K市来。』

邹远点点头,趴在于锋的肩上闭起眼睛,心里大石才真正落了地。

擦干净身子躺在床上,邹远抵抗着倦意定了手机闹铃。

于锋擦着头发出来,『你要不还是辞了职来帮我吧。』

『算了。这份工作适合我。』邹远将手机塞在枕头下面,『没压力,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好。』

还是原来的邹远。于锋无奈地笑笑,关灯,在邹远身边躺下。

『我一直很担心你不会回来了。』黑暗中,邹远的声音显得无比清晰。

『抱歉,我迟到了。』于锋翻身搭住邹远的腰,拉近两人的距离,『现在回家了,再也不会离开了。』


FIN

 
评论(8)
热度(46)
© 喵呜呜呜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