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远】无路可逃 12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

12


电脑上显示出进度100%的时候,邹远比起开心更多的是如释重负的解脱感。经过多次的修改,最后的答辩起码有了一多半的把握,剩下的就是看自己的临场发挥了。想着唐昊对自己说,把台下的人当做一颗颗大白菜就可以了,邹远还是轻松了几分。将资料拷进U盘里面的时候,电脑右下角显示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

这个时间,家里还是只有一个人。

手机嗡嗡一震,邹远急忙抓起来看,失望地发现是电量过低提醒。

现在发信息给于锋,不是打扰他工作就是打扰他休息吧?邹远晃荡进厨房,随手拿了个锅烧水准备煮面。

这段时间于锋越来越忙,邹远的约会计划反反复复修改了N遍也还没机会讲给他听。邹远不是不愿意主动,趁着稍微空闲的时候邹远去蓝雨看了一次于锋,结果于锋又执意亲自将邹远送回来看到他回家才放心。回家途中于锋的手机响了又响,尽管他嘴上说不要紧不耽误事,邹远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

『水扑出来了。』熟悉的声音叫醒了发呆的邹远。

『你每次回来都没声没息……』邹远看到于锋走进厨房,深觉自己已经被他吓得免疫了。顺手把火关掉。

『明明是你总是发呆,面都要煮烂了。在想什么?』于锋接过邹远的活,将煮好的面盛出来。

直接说在想你?邹远耳朵尖尖红了一点,咳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害羞,含糊地应付过去。

『这些不够吧,我再煮一碗给你。』

『不用了,我吃一点就够。』于锋说,『晚上吃多了也不好。』

『没事,很快的。』邹远翻了翻冰箱,『喜欢炒饭还是玉米羹?』

这种油然而生的居家感是怎么回事!虽然很喜欢邹远紧张自己的样子,但是直接略过恋爱的阶段好像不太好吧?

于锋笑着把邹远拉回桌边坐下,『你好好吃你的。』

『工作结束了?』邹远的确饿了,埋头吃起来含含糊糊地问于锋。

『不算。』于锋反反复复搜刮了一遍词语才觉得自己能说的实在匮乏了些,毕竟涉及到竞争和投标,能够说的实在是少,『等到开标结束,就可以休息了。』

夜宵时间结束,邹远仔仔细细地冲洗着碗,不妨背后一阵暖意。于锋轻轻靠在邹远的肩膀上,呼吸打在邹远耳边惹得邹远脸上开始泛红。

双手都沾着洗洁精,邹远只能用胳膊推推于锋,『快去休息吧。』

『让我靠一会儿……』于锋又补充道,『就一会儿。』

平时于锋总是满格电量的模样,哪有这么低落的时候。格外强大可靠的人露出这样的一面让邹远心软得不行。动作放缓,洗好碗擦干净手才回身把于锋抱着。

接着一个轻轻的吻覆上来。没有红酒的刺激也没有车里的紧张,只是单纯的不带一点点欲望。很快又分开,邹远伸手揉揉于锋的头发,『好了快去休息。』

『把我当小孩啊,』于锋拧拧邹远的鼻尖,『行了,还不用你担心。我们的投标案没问题。』

 

事实证明Flag是不能乱立的。

邹远接到陌生电话的时候正在学校餐厅的毕业宴上。不管答辩表现的好坏,最后同学齐聚的时候气氛总是欢乐的。被锲而不舍的电话铃声打断,饶是邹远也皱皱眉有些不爽。

『喂邹远你去哪里啊!』孙翔躲开迎面而来的敬酒,找了个空隙对邹远大喊。

邹远挥挥亮着的手机,『接个电话就来。』

『邹远吗?你好,我是蓝雨的喻文州。』电话那头客客气气的开场,然而下一秒一个炸弹就掉在了邹远头上,『可以麻烦你来接一下于锋吗?』

接完电话邹远脑子里乱乱的,唐昊和孙翔找出来抓住准备离开的邹远,『说好接个电话就回来的呢,半天都没找到你。』

『等下小别说我们再出去接着喝,』孙翔勾住邹远,『你可别跑了。』

『抱歉抱歉!』邹远双手合十对着唐昊和孙翔,『我有点事,先走了。』

『卧槽,这是毕业宴啊!』孙翔伸手摸摸邹远的额头,『你没事吧?』

这傻瓜。唐昊没好气地拉回孙翔,对邹远比了个手势,『你去吧,要是忙完了给我打电话。』

邹远和于锋的事情唐昊是知道的。邹远感谢地朝唐昊点点头,伸手拦下路过的出租车往喻文州给自己的地址去了。

接到醉醺醺的于锋,邹远头疼地揉揉太阳穴。现在唯一的优点是于锋喝醉了安安静静的。邹远勉强将人塞进出租车,自己也跟着钻进去。

蓝雨的投标案本来是稳稳妥妥的,却不料轮回半路杀出来夺得了标案。轮回几年厚积薄发,夺下标案倒不是出乎意料。只不过想到于锋信心十足又倾尽心血,邹远还是紧紧握了握于锋的手。

『有时候觉得真没意思。』邹远把于锋带回家安顿好了,于锋的酒劲也过去不少。

『不要紧的。』邹远端着水进来听到于锋的喃喃自语,将杯子放在床头柜上低声安慰于锋。

是我的错,你不要自责。

不要紧,我们还有下一次。

这样的话于锋今天听了不下一百遍了,脑子嗡嗡作响,有气无力地摆摆手对邹远说,『让我一个人呆一会。』

邹远见于锋翻了个身背对自己,咬咬唇还是轻手轻脚地退出去了。


TBC

 
评论(9)
热度(40)
© 喵呜呜呜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