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远】无路可逃 04

/工作和培训凑在一堆简直累cry _(:3」∠)_

/01 02 03

——————————————————

04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邹远站在客厅中间,努力回想刚刚一个小时之内发生的事情,觉得自己是掉进兔子洞的爱丽丝,周围的一切都光怪陆离。

本来以为不会有比昨晚兼职更奇异的事情,现在看来自己的想象力还是不够丰富……

电视里播着这几天球赛精彩进球的合辑,主持人声嘶力竭地解说着好像在释放多余的荷尔蒙。桌上是两份留着残羹冷炙的外卖盒。这家外卖油腻腻的,邹·爱丽丝·远想,自己挑了几筷子就吃不下了,下次一定不能再叫这家的饭了,反而另一份被扒得干干净净。坐在沙发上全神贯注地看电视的是――于锋。

这样的场景太过于神奇了,邹远扶额,自觉地收拾外卖盒扔进垃圾桶,转身回房前对沙发上的人说,『我赶作业了,你看完关电视。』

『知道了。』于锋应了一声,眼睛压根没从电视上移开。

这对话糟糕透了……邹远揉揉脑袋,压下脑子里浮现出的自己爸妈类似的对话的回忆,强迫注意力集中到电脑里的作业上。

 

于锋觉得自己非常倒霉。

好容易雇了个人对付完家长里短的事情,接着赶回公司把承办的展览项目收尾,迫不及待地回家想洗澡睡觉的时候才悲催地发现家里水管的总管接头出问题了。

『……所以你现在自己在修?』电话里的郑轩怀疑地问。

『是是是……』于锋歪头夹着手机,踩在湿漉漉的地板上,一手用手电打光,一手别别扭扭地用扳手对付水管。

『你该庆幸屋子的防水层没出问题。』

『谢谢你的乌鸦嘴啊!』于锋没好气,『你一定不知道我就是被楼下的和物业叫回来的。』

于锋现在一点儿都不想回忆楼下邻居怒气冲冲的脸。

『所以你明天帮我请个假。』于锋折腾了半天,还是投降,『我预约了修理工明天过来修水管。』

『哈哈哈哈了解!』

于锋十分不想面对幸灾乐祸的郑轩,『我挂了。』

『喂喂喂,先别挂啊,讲真,你现在住哪里?』

这才稍微有点同事爱嘛!于锋含糊地回答郑轩,『有地方住,没事。』

『别住酒店浪费钱了。我在城北有套房子现在空着在,要不要我把钥匙给你送过去?』

『谢了,真不用。』于锋推开门看向对面的大门,『我有地方住,不是酒店。』

自己的『未婚夫』就在隔壁,何必委屈自己呢?

面对持着十二万分怀疑态度的邹远,挽着湿淋淋裤腿的于锋一点儿都不着急。

『作为房东,暂时借住一个房间。』

『房东?』

于锋指指一个关着门的房间,『你打开看看。』

那间房是李华之前耳提面命说不要使用关着门看着就好的。邹远将信将疑地打开房门——和昨晚在于锋家里呆着的房间一模一样,只不过相架里的照片是于锋和几个同学嘻嘻哈哈的合照。

尼玛,还真是。

邹远哀悼了一秒钟自己的运气,对于锋摆摆手,『你进来吧……』

一起窝在小茶几上吃外卖的时候,邹远对于锋坦白了转租的事情。严格来说转租不符合租约合同,但是比起来等到东窗事发才解释,邹远觉得倒不如提前打好预防针。不过房东于锋不介意的态度,让邹远松了一口气。

『我也不知道房子租给谁了。』于锋说。

『心好大……』

『房子空着没有人气不好,』于锋耸肩,『不过我很高兴现在是你住在这里。』

于锋说得自然,邹远听到却脸上微微发热,急忙低头又拨了一口饭塞进嘴里。

房间的隔音效果不错,关上门听不到客厅电视里的喧嚣声。明明环境比宿舍好了太多,现在的邹远却更加心不在焉。站起来转了两圈,邹远不得不承认此时此刻缪斯女神抛弃自己了。

推开房门的邹远吓了于锋一跳,『吵到你了?』

『没有。』邹远倒了一杯冷水,平息心里的焦躁感。

与其说是因为于锋不经意的话而焦躁,邹远更恼怒的是自己轻易被挑起的情绪。

邹远知道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是在初中。只不过一门心思扑在了游戏上让『不一样』都显得不突出了。大学更是在学习和打工的夹缝中生活,顶多就是被室友闪瞎眼。因此邹远面对于锋愈发显得无所适从。

邹远一口气灌下水,冰凉的液体滑过喉咙,神经末梢传来的刺激感让脑袋清醒了下。

就几天而已,邹远默念,很快于锋搬回去就见不到了。

 

邹远被太阳光叫醒的时候,电脑屏幕提示着渲染完毕。

打哈欠推开房门,于锋端着早饭从厨房出来。

『起来了?快去洗漱吧。』

邹远点点头,机械地刷牙、洗脸,等到坐在饭桌前才意识到不太对,『这是你做的?』

『嗯。』于锋看了看盘子,面包,煎蛋,虽然简单了点但是还能入口。

『为什么还有我的一份?』

『小远是未婚夫,一起吃早饭不是很正常吗?』

『求别提……』邹远投降,一听到于锋这样的称呼心里就炸了,只能色厉内荏地掩饰自己,『只是一个兼职而已。』

『好吧,那就算是谢谢你让我借住。』于锋将盘子推到邹远面前。

面包烤的适度焦黄,煎蛋是漂亮的圆形。

邹远下过几次厨,最终都以妈妈把人赶出来结束。面对这样的手艺邹远实实在在地吃了两盘子表达赞赏。

『我来洗碗吧。』看到于锋要收拾桌子,邹远急忙塞了最后一口面包到嘴里。

『不用,』于锋慢条斯理地把餐具摞好放在水槽旁边,『这几天我不住对面,让家政阿姨来这边收拾。』

说完于锋补了一句,『我来做饭,你中午想吃什么?』

还可以点菜?

『呃……随便,我没什么忌口的。』邹远说。

嘴上说着随意,眼睛里却是亮晶晶的,于锋忍不住笑,『排骨和红烧肉,选一个吧。』

完了,还会做饭,这下子更没救了!


TBC

 
评论(16)
热度(53)
© 喵呜呜呜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