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远】无路可逃 03

/挺尸ing_(:3」∠)_  OOC属于我!

/01 02

——————————————————

0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邹远将一个厚厚的红包交给于锋的时候,于锋笑得丧心病狂。

『我说……你快收着!』如果表情能够具象化,邹远头上一定是一堆黑线。

『妈给你的你就收下吧。』

『这怎么行!』邹远耳朵尖尖都开始泛红,『这是给你的……呃,未婚夫,我不能收。』

明明缺钱还狷介得要死!于锋按捺下想揉他头发的冲动,在邹远的坚持中把红包扔到后座上,瞟了副驾驶上一脸昏昏欲睡的人,『睡一下吧,还要一会儿才能到你学校。』

邹远实在是坚持不住,点点头一歪脑袋就睡熟了。

和昨天晚上一模一样啊,于锋放缓车速,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嘴角已经勾起来了。

说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过得好了所以人都有点矫情了,昨天晚上躺在长时间没回去的床上反而睡得不好。

无边的黑暗,沉默地一个人走在看不到尽头的路上。已经筋疲力尽了,双脚还是在机械地一步一步挪向前。不知道过了多久,白色的光点出现。赶紧跑了几步,光点扩大、耀眼,转眼成为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于锋烦躁地抓抓乱成一团的头发,推开被子坐起来,摸索到床头的半杯水一饮而尽。从刚开始创业到现在带着『副总监』的名号,噩梦依然挥之不去。于锋知道做噩梦因为压力太大,却甘之如饴,毕竟一直是这样的压力驱赶着自己不断向前。冰凉的水让浑浑噩噩的脑袋稍微清醒了一点,于锋揉揉眼,看到房间里一角洒着电脑屏幕的白光,邹远歪在椅子上,缩成小小的一团,似乎是睡熟了。

睡着的邹远好像很适应这样的姿势,窝在椅子上像在软软的被子中睡觉,呼吸安稳又绵长。于锋瞟了眼电脑,正在自动渲染动画,需要的时间还长。不知道邹远这样随随便便在椅子上对付过多少个晚上了。

于锋放轻动作,打横将邹远抱起来放回床上。这人身形小小的,体重也轻得可以,于锋想起李华介绍的邹远的事,心中酸软,伸手拉起被子给邹远盖好。

邹远醒来的时候恍恍惚惚,伸手摸索了半天没摸到放在枕头下的手机才意识到这里不是寝室。

对了,这里是于锋的房间,昨天晚上等着动画渲染等睡着了,然后……怎么瞬移到了床上?难道是太累了倒头就睡?

『醒了?赶紧收拾下准备走了。』于锋从洗手间里伸出头来说。

『好。』邹远应了一声,只好放弃回想,乖乖地完成自己『兼职』的收尾工作。

最后出门的时候邹远十分怀疑自己的脸是不是要笑僵了。应付着热情过头的于母,连于锋搂在自己肩上的手都没有时间去抗议。一坐上于锋的车,疲累争先恐后地涌上来,压得邹远只想好好躺在床上睡一觉。

车到达宿舍楼下时邹远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安稳的车速和暖暖的晨光让邹远只想睡到天昏地暗。不过一想到这份工作总算结束了,邹远还是很开心。

『钱打到你支付宝了。』于锋挥挥手机,『再见了。』

『再见。』

车子一溜烟开走了,邹远环视周围——熟悉的校园,破旧的宿舍楼,楼门口永远歪歪斜斜的小树苗和草地上享受阳光的流浪猫,这时候才有脚踏实地的实感。昨天晚上的一切毕竟只是从天而降的意外插曲。

手机嗡嗡几下,支付宝的弹窗消息出来,邹远迅速地将酬劳提现。于锋没有食言,这次的报酬加上为数不多的存款,足够找一个房子供自己进入毕设的修罗场。平心而论,于锋是一个很不错的雇主,任务轻松、酬劳丰厚——除了那个意外的深吻。邹远下意识摸摸自己的嘴唇,柔软的触感和红酒的芬芳挥之不去。

 

『锵锵锵!不错吧!』李华推开门,脸上掩饰不住得意之色。

这个得意的确是有道理的,邹远不得不承认。从进入小区的时候邹远就开始担心自己能否负担起这里的房租,看到房间的时候这种担心变本加厉。

『我知道这里很好……但是你要考虑下我的钱啊……』邹远有气无力。

李华高深莫测地摆摆手指,『听说房东不在乎出租的费用,只需要租客素质好就行。所以你不用担心房租啦。』

『我才不信你专门空着这个房子给我。』邹远哼哼。

『小远你原来是这样看我的!』李华作心痛状,『我的玻璃心都碎掉了!』

『够了……』

『好好,原本这里是云秀学姐租下来的房子,结果她工作有变暂时回不来了,委托我转租出去。』李华拍拍邹远,『提到素质好不就是我们小远嘛!我已经跟云秀学姐说好了,你的房租慢慢付给她就行,不需要一次性拿出三个月。怎么样,租不租?』

『租!』邹远赶紧拍板。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来枕头,邹远满足地想,今天足够把昨天李华的不靠谱一笔勾销了。

敲定了一些细节之后,李华将钥匙交给邹远。邹远一刻不耽搁地回到寝室收拾东西搬进出租屋里。虽说邹远是个不拘小节的男生,最重以及最重要的是笔记本电脑和一堆外设。然而收拾下来杂物林林总总也有几个纸箱。被召唤来的苦力室友们将箱子搬上楼之后纷纷闪人,邹远也累得够呛,索性坐在门口的纸箱子上休息。

电梯『叮』地一声,稳稳地停下打开门,银白色的光顿时将暗下来的楼道照亮。同层楼的住户吗?邹远揉揉眼,习惯了黑暗的视线不能适应突然亮起的光。

『邹远?』

声音好耳熟?邹远睁开眼让视线对焦。

卧槽,怎么会是于锋?


TBC

 
评论(14)
热度(53)
© 喵呜呜呜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