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远】无路可逃 01

/锋哥和小远属于虫爹和百花,OOC属于我_(•̀ω•́ 」∠)_

——————————————————

01


什么是天才?大概是一进入学校设计作业轰动全系的孙翔,是还未毕业就有企业签订意向的唐昊,是带着最优秀毕业生荣耀毕业的师兄张佳乐。

躲在这样的光芒之下,还能够获得老师一句『不错』评语的邹远没出息地想现在的成绩还不错,毕竟自己不是天才嘛。

邹远放缓动作,轻手轻脚关闭亮着莹白色光的应急灯,合上本子。刚想躺下就听到了刘小别幽幽的声音从床的另一头传来,『邹远,写完日记了?』

『卧槽,吓死我了!』邹远差点弹起来,『你还没睡?!』

『你看了李华发在群里的兼职么,我觉得你可以去试试。』

兼职?邹远摸出手机一按,黑的。

『小别!充电宝借我!』

『就猜到你又画得起劲忘记给手机充电了。』刘小别窸窸窣窣摸索了半天,不知道从床上哪个角落里翻出了充电宝扔给邹远。

邹远看完李华的信息下了结论——『莫名其妙』,再重新躺下来。

刘小别踢踢邹远的脚,『喂,这个兼职给的工资真挺高的,要不是周末我有事……』

『李华越来越会吊人胃口了,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兼职,一切面谈,』邹远被子一抖躺下来,『还是睡觉吧。』

『别说我没提醒你。做毕设你真的要在寝室里啊?这里每天拉闸真是准时的一逼!』刘小别抬抬下巴,指指对面的两张空床铺,『唐昊和孙翔早搬出去了,你要不住我家,跟我挤挤?』

『没事啦,我会找房子的,早点睡。』邹远闷闷的声音隔着被子传来。

自己有多大的能耐,邹远心里一清二楚。从小对电子游戏的世界着迷的自己,全凭着爱报了动画系想做个游戏美工。家里称不上宽裕,就用各种类型的兼职把吃饭、电脑、数位板等等全部包了下来。只不过临近毕设,邹远忍痛推掉了不少工作,一时间有点捉襟见肘,想到押一付三的房租就肉痛。

邹远翻了个身,刘小别已经睡熟了,呼吸声在黑暗里一清二楚。邹远的脑袋乱成一团,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就是现在的自己!偏偏毕设越忙越乱,只有用更多的时间扑在上面了。

或许这个兼职真的可以试一试?邹远拉起被子盖住脸,强迫自己入睡。

 

看着坐在自己和李华对面的男人,邹远只想回到昨天晚上掐死自己去找李华的念头。

『小远你来都来了,不试试吗!』李华兴致勃勃。

『装成男朋友去赴家宴?』邹远觉得面前一副好整以暇样子的男人和李华一样要去看脑科了,将心里给他打的分数下调了一点。

『放心啦,于锋和你一样都是……』李华挑挑眉,一副不言而喻的模样。

『你卖我啊?』邹远怒视李华。没有特意将性向藏着掖着,也不代表喜欢被人当做谈资。

于锋看着面前炸毛的邹远笑起来,『他没有说,但是一看到你我就知道了。』说着点点自己的鼻子,『一样的味道。』

『下次出门前一定好好洗个澡。』邹远没好气地说。

于锋伸出手翻了一翻,『酬劳翻倍,如何?』

邹远疑心地打量了一下于锋。天上偶尔也许会掉馅饼,但是砸在自己头上的只有石头而已,这样的好事邹远从来不觉得自己会碰到。

看出邹远的担心,于锋笑笑,『你刚好符合要求而已,去换上衣服吧。』说着将一个纸袋推到邹远的面前。

这是什么神展开?

邹远拿过纸袋,跟着于锋往『专门为你换衣服定的房间』走。纸袋上的Logo在邹远对名牌为数不多的印象里也是知名的高端品牌,白色的西服似乎是为邹远量身订做,修饰得人高挑俊秀,宽肩细腰的优点没有被遮盖,整个人愈发精致起来。大概这就是他说的『符合要求』吧?邹远最后一次对着镜子打理好衣服才深呼吸一口,推开房门。

于锋放下手中的杂志,眼中惊艳的光一闪而过,嘴上却只淡淡地说,『正好合适。』

看着邹远小心翼翼的样子,于锋搭在他肩上,一派轻松,『不用担心,这件衣服是你的,不算在劳务费里。』

于锋说的地方邹远只听过寥寥数次,是个远离城中心的别墅区。坐在副驾驶上,邹远偷偷用背包遮住手机的界面,拼命发短信给李华。

『你介绍的是个什么鬼工作啊?!』

『不会吧,你还没见到锋哥?』

『见到了,但是……』邹远大爆手速把所有事情说了一遍。

『这些都没有问题啊。』李华的短信。

难道只有自己觉得这份工作很奇怪吗!邹远愁苦,『我会被打出来的。』任谁家里也不会喜欢儿子带个男人回来吧。

『应该……不会吧……』

李华又迅速补充了一条短信,『等你工作结束了我马上把最好的房源介绍给你。』

看在房子的份上。邹远握拳,被打的话就……跑快一点吧。

『到了。』于锋稳稳地将车停在了地下停车场,示意邹远下车。

『哦哦,好的。』邹远回过神来,抱着背包就要下车,被于锋一把按住,抽出他抓得紧紧的背包扔到后座,『你想背着这个包进去?放心,放在车上不会有人偷的。』

也是,这样一个人带回家的『男朋友』必然不会是自己这样寒酸的学生。邹远反复念叨几遍『我有钱,我很有钱』洗脑才跟着于锋下车。

地下车库到楼上的电梯间,邹远躲避着于锋的目光,放轻动作拍打自己的衣角。昂贵的西装穿在身上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邹远生怕自己的一举一动给它添了个褶子。

邹远正侧身拽着衣摆,被于锋拉住,『怎么了?我看看。』

不由分说把邹远转了个圈,于锋皱眉,『挺好的啊。』

『我……就觉得不太对……』

于锋握住邹远的手,摸到一手的汗。看着邹远紧张兮兮的样子,于锋勾起嘴角,『放心,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的。』

这是赴家宴的态度吗?

邹远目瞪口呆。

『紧张就牵着我?嗯?』于锋伸出手。

本以为于锋会一万个看不上自己这样没出息的态度,邹远没想到他会出言安抚自己。看着伸过来干净修长、指节带着薄茧的的手,邹远深呼吸,双手紧紧握拳又松开,『不用,我没有问题。』


TBC

 
评论(9)
热度(69)
© 喵呜呜呜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