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远】自然光(ABO现代) 09(END)

/ABO现代设定 _(:3」∠)_本来想分成两部分后来觉得还是一次发完好了顺祝端午愉快多吃粽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

09 标记我

 

温存时候的话到底还是做不得数。

于锋看着百花一行人走进登机口,叹了口气。

徐景熙好笑地推推于锋,『现在就想你的小O啦?』——于锋倒是没有对亲近的几个朋友隐瞒自己和邹远的关系。

于锋瞪了一脸八卦的徐景熙一眼,『跟迟钝的Beta没有共同语言。』

『好吧,』徐景熙耸耸肩,『你的假还有十天没有休完,这次一并休了吗?』

『不休了,还是回去吧。』于锋盘算了下,手上的项目催一催也许可以提早完成。

『前段时间看你恋爱了总算是正常了点,现在人一走你就恢复工作狂的属性了啊。』

工作狂吗……

于锋笑笑,划开手机给邹远发了一条短信,『到家了告诉我。』

虽然知道他现在看不到,但是还是很想告诉他,第一时间惦记的是你的消息。

邹远看到于锋的信息的时候,斟酌了半天才回复一条,『我在回百花的路上,不用担心。』

尽管出差之后有约定俗成的一天休整时间,但是邹远希望尽快将案子的完成情况直接上报给经理。

『百花不放你假?』

『没有啦,是我想先回一趟公司。』

『还是要注意休息。』于锋按着回复勾起嘴角,邹远看起来也有隐藏的工作狂属性啊。

『嗯,也不是很累,没关系的。』

邹远握着手机,遥远的地方有一个人在牵挂自己,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奇妙。

重新踏入百花的时候,邹远都觉得自己有底气了许多。

经理秘书见到邹远,立刻微笑迎上来,『邹组长,经理已经在等您了。』

『谢谢。』邹远保持着一贯的礼貌,随着秘书进入经理办公室,递交上结案的总结。

惯例的汇报之后,正式从经理嘴里听到自己升职的消息,邹远还是有点恍惚。

『直接担任张佳乐前辈的位置?』

『我知道有点难为你,之前都是两个人分担总审核工作,不过后来张佳乐一个人做的也还行。小邹你不会让我失望吧?』

 

『嗯?所以你就答应了?』于锋听着电话里邹远苦恼的诉说,翘起嘴角笑笑。

邹远拖了一个大抱枕抱着在床上打了个滚,『没办法……感觉对经理说不出来拒绝……别人要是知道我有这样的机会还不要,肯定想打我一顿吧?』

于锋大笑。邹远说的确实是实话,别人期待许久的核心职位,多少人想当也当不成。

『喂喂,你还笑!』邹远气鼓鼓地说。

『没笑没笑!』于锋努力把笑意忍回去,细细问了下邹远的工作。

邹远不比于锋拥有的管理经验,一水的问题立刻涌了上来。等到发现自己已经不自觉地拿着电话坐在书桌前面的时候,邹远才后知后觉本应该是『在床上说说想不想我』的时间演化成为了『工作咨询』。

于锋把最后一个道理摆出来,口干舌燥地问,『还有问题吗?』

『我才发现打电话给你是为了跟你说,我想你。』邹远吃吃笑。

『你现在说也来得及。』

『于锋,我想你……』邹远声音放低,带着几分沙哑,五个字像带着钩子一样。

于锋心里一股无名的焦躁感升起,『我下周去看你。』

邹远算算时间,是快到了自己的发情期,『不会耽误你工作吗?』

『工作嘛……』

于锋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上莹白的灯光。本来给家里选择的是柔软光线的灯具,此时却刺眼得很。喻文州有心给于锋提一提位置,却惹来许多风言风语——与轮回的竞标案始终是一道坎。想着喻文州既温和又强势地将非议排除在外的样子,于锋不由地叹口气,眯起眼睛,『好累……』

邹远扑哧一笑,『能医者不自医啊!亏你刚刚还跟我说一堆工作上的大道理。』

『卧槽你还笑我,小没良心的!』于锋把沙发上的靠垫当成邹远的脸,捏捏。

『好啦!你来吧,我去接你。』邹远揉着抱枕又滚了一圈,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于锋到达K市的时候温度正好。坐上车挡风玻璃上淅淅沥沥地落下了雨滴。

『这个季节会下点小雨,一会儿就停了。』

『你请假了吗?』

于锋突兀的问题让邹远愣了愣,『啊?我的年假还没休,正好用了……』

『有Alpha的Omega可以放生理假的吧?』

『嗯……我还没说……』

邹远偷偷地打量于锋的神色。

『觉得我会生气啊?』瞟到邹远一边开车一边不时飞过来的眼神,于锋忍俊不禁,想伸手揉揉邹远的头却又担心他开车的状态,『我说过会等你。』

邹远的家不大,和普通男生房间一样凌乱。几本杂志和ipad散落在茶几上,沙发上是没收起来的外套。

看到于锋打量的眼神,邹远有点羞赧,『这几天本来想收拾下,但是太忙了……』

『没关系。』于锋随手把茶几上摇摇欲坠的书拨了一下,随手整理了摊成一片的衣服,给自己的背包整理出一块位置。

『我去烧点水……』

于锋拉住想往厨房逃的邹远,『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吧……』

信息素的味道充盈在窗帘紧紧拉住的房间里。

身上黏黏的……汗液和体液的味道……邹远想起身就被于锋抱住躺回了床上。

『再休息一下我抱你去洗澡。』于锋的双唇又不客气地贴上来,含住邹远颈部的一小块皮肤吸吮轻咬,留下一点红痕。

『嗯……别弄……』邹远推拒着于锋却没有气力,看起来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

『真想把你吃掉……』

『你还没吃够啊!』邹远没好气地拍掉于锋又要摸上来的手,『不舒服,想洗澡。』

『哪里吃得够。』于锋轻咬邹远的耳垂,惹得邹远脸上又是一片绯红才翻身下床抱着邹远到浴室。

邹远泡在温热的水里乖乖地伸手让于锋自己抹上沐浴露,『你在这里呆几天?』

『一星期吧。』

『我只请了三天假……』邹远趴在于锋身上,声音小小的,带着求饶的意味。

『知道我们邹总监最忙了。』于锋用带着泡沫的手抬起邹远的下巴,轻吻上去,『我在这边随便逛逛就行。』

K市风景宜人,不负花城之名。各种小吃在众多城市中独树一帜,味道独特。于锋难得散了回心,看到好吃的特产流水似地给喻文州他们寄回去。

美中不足就是邹远实在是忙得够呛。

今天又是逛到天擦黑,于锋晃晃悠悠地到百花楼下给邹远发了短信。

『忙完了吗?』

『你直接上来找我吧,我跟门卫说好了。』

邹远所在的五层灯火通明,其他楼层只有应急灯亮着。不过此时只有邹远还在办公室了吧?于锋心下略酸,邹远始终对于两人的关系有所保留。尽力让自己不去在意这样的事情,却还是希望能够完全地和邹远在一起——作为Alpha和Omega在一起。

『小远?』

『嗯?你来了?』邹远揉揉眼睛,掩饰不住脸上的疲惫,『你坐一下,我马上就好。』

『你让我上来不怕我盗窃你们的机密啊?』于锋打趣。

『你才不会。』邹远哼了哼又重新埋头在电脑面前。

于锋看着邹远的侧脸——邹远咬着下唇,右手按着鼠标拖动文件,左手不时拨弄一下没来得及去打理的头发绕在耳后,专注的样子一如在蓝雨完成方案的时候。

百花这样的公司有多少工作,于锋估算得出来。这样的压力突然全部压在了邹远身上,难怪会忙成这样。更何况,邹远又是一个认真至极的人。对于每一项工作都没有『打发』掉的想法。

于锋想着拿出手机打开自己的电子邮箱近期的一封邮件重新审视起来。

 

『小邹,最近的工作还顺利吗?』

送走了于锋之后已经昏头昏脑地工作了大半个月,被叫到经理办公室邹远一点都不意外,邹远也一点都不想对经理隐瞒自己的工作情况,『和之前对您汇报过的一样,不是很顺利。』

经理斟酌了一番才开口。

『我知道要你承担这样的工作有点为难。』——为难还是要继续做啊。

『还是要继续努力。』——又是这句话,邹远心里偷偷扶额。

『近期会有人来帮你的。』——咦?

邹远疑惑,『没有听您提起过这件事。』

『他要来也是才敲定的事。』经理看起来很高兴,将一份简历递到邹远的面前,『你前段时间去蓝雨应该跟他共事过。』

于锋。

邹远拿着简历扑哧笑出声来。

『有问题吗?』

『没有,』邹远将简历递回经理,『我很期待百花的未来。』


况且况且~

 


FIN

 
评论(9)
热度(77)
© 喵呜呜呜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