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远】钢丝弦

@梧桐叶 GN的于远点文~望不嫌弃~><

/校园paro

——————————————————


『不对。』

『还是不对。』

『嗯,按紧了。』

于锋看着邹远摆好了左手的动作,便侧过身拨动邹远的吉他弦。于锋拨弦的力度比邹远强了许多,两三声单音响起,邹远立刻感到手指尖传来一阵酥麻和疼痛,下意识地松开按住弦的手指,几个指尖在一起搓了搓。

『疼?』于锋问。

『疼。』邹远老老实实地回答。

『钢丝弦,会有点疼的。』于锋收回手,把自己的吉他收起来,『你还要多练练。今天的课就到这里吧。』

一节课听得混混沌沌的,邹远有点懊恼,把吉他收起来背在双肩上,轻咳两声,『那我先走了。』

『小远,』于锋叫住他,『一起回去吧。』

『没有学生了呀?』邹远等着于锋把吉他和琴谱收好,好奇地问了一句。

『快要出去实习了,有些学生就交给其他老师了。』

邹远点点头,背着吉他默不作声地跟着于锋一起往学校方向走。

邹远学习吉他是一时兴起。来源于室友兼老乡唐昊的男朋友孙翔的一句话——『邹远你手指这么好看,练过乐器吗?』

唐昊在一旁吐槽,『邹远只会打键盘吧。』然后两个人又腻歪到一起,推推搡搡着开荣耀进去打一盘。

说好的同学爱呢!

邹远只觉得自己要被闪瞎了。

抱着『学个技术也好』和『尽量减少被闪光弹炸到的时间』的想法,邹远随便找了家琴行学习吉他。没想到遇到的『老师』恰好是自己同校的学长。

『在想什么呢?』于锋一把将迷糊的邹远拉住,一辆车飞驰过去,吓了邹远一跳。

『好像有点感冒了。』邹远吸吸鼻子,头更昏了。

『真的哎?』于锋凑近了邹远,将手附在邹远的额头,『有点烫。』

过于靠近的距离让邹远心跳猛然加速,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不敢抬头,『没事的,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不行,』于锋语气很轻,却不容邹远置疑,『等下去校医院看一下。』

接着将邹远背着的吉他接过来提着,『先回寝室把吉他放着,我送你去校医院。』

 

难得唐昊和孙翔没有窝在寝室打游戏,邹远让于锋坐在唐昊的椅子上,自己则在一片混乱的桌子上找校园卡。

于锋好奇地打量邹远的桌子——跟普通男生一样凌乱,背包、本子、书,还有几个矿泉水瓶东倒西歪。邹远的一顿翻找让本来就乱的桌子更加混乱。

处女座的强迫症让于锋忍不住阻止了邹远的动作,『我来帮你找吧,你休息下。』

回到寝室,全身的细胞就开始叫嚣着躺下来休息,邹远在于锋的催促下躺到了床上,拉上棉被把自己盖住。

于锋放轻动作,吉他靠在墙上放好,矿泉水瓶扔进垃圾桶,背包收进衣柜。课本整理成一摞想放回书架上就看到书架上扔着几张谱子。

『还挺认真的嘛。』于锋翻着手上起了毛边的谱子念叨。

邹远说来学吉他没有抱着什么目的纯粹是打发时间,以至于于锋一度苦恼要给邹远安排什么样的课程。本以为邹远学习的热度消失之后会把吉他放着积灰,没想到他却坚持学下来。

于锋抬头看了看窝在床上的邹远,没有忍住想揉揉他头发的欲望。

『找到了吗?』邹远扒住被子,眨眨迷茫的眼睛。

『找到了。』于锋站在凳子上,趴在邹远的床边挥挥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找到的校园卡,『先起来去医院,回来再睡吧。』

 

周末的校医院格外挤。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变化太快,感冒的人都多了许多。

邹远坐在长椅上看着于锋站在长长的队伍里,单肩挎着背包,低头滑着手机,身上一件简单的长袖T挡不住他宽肩窄腰的好身材。

即使站着不动也好看。邹远不争气地想,幸好有口罩遮住自己的脸,不至于让别人发现自己在脸红。

学吉他的过程远比自己想象的要艰难。邹远低头揉着自己的手指,原本细腻的指尖皮肤已经起过泡又结了茧。邹远不是一个特别喜欢挑战的人,却意外地在学吉他这件事上坚持下来。好在吉他弹得不熟练也不像小提琴一般难听,没有收到室友的『投诉』。还有就是——可以有一个完美的借口与于锋不断了联系。

发现自己喜欢于锋的时候,邹远心里是五味杂陈。喜欢男生这件事从初中开始模模糊糊地有感觉了,却一直没有遇到过真正让自己心动的人。直到那天推开琴房的门,看到坐在木椅上的人停下拨动吉他的手,抬头看向自己笑,『你是邹远吧,我是于锋。』

邹远乖乖地点头,听于锋给自己讲解拿琴的姿势,拨弦的方式。

直到离开,邹远才恍惚地想到,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意识到了这点,邹远觉得嘴里发苦。都还不知道对方的性向,就一门心思栽了进去。看着整天和孙翔勾勾搭搭的唐昊,不由得艳羡起来。唐昊和孙翔两个人都是直来直去的性格,喜欢从不掩饰在心里。而自己只能患得患失,只怕一个不小心连见面就尴尬。

就像走钢丝弦一样。

吉他上的钢丝弦拨动得再疼,指尖结茧就会好。邹远想,自己对于锋喜欢的心情走在钢丝弦上只有无时无刻担心着跌落谷底。

于锋好像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小学弟怀着特别的感情,每周的吉他教学按照顺序一步步来,只有在邹远动作实在不标准的时候才扶着邹远的手调整到正确的位置。再就是在聊天中得知是同校之后,不时结伴回学校而已。

于锋并不讨厌自己——有这样的一点点小确幸,邹远拿起吉他来都满怀动力。

『小远?』

『哎?』

『发什么呆?』于锋坐在邹远旁边,有点担心,『又不舒服了吗?』

『没有……困。』

『你睡一下吧,我听着叫号。』

低下头拉起连帽衫的帽子,邹远将自己窝成一个球,没有一丝睡意。

 

『下周的课你来过来吗?』提着校医院开的药,两个人晃晃悠悠在回寝室的路上。

『当然。』邹远一口应下。

『好好休息,』于锋顿了顿,『练吉他不用勉强。』

『我的吉他还是弹的很差吧……』

『初学有这个水平已经很不错了,』于锋说,『你的手指很长,挺适合练吉他的。』还有就是清俊的侧脸抱着吉他,在妹子面前简直能会心一击,于锋在心里默默补充。

虽然邹远第一节课上说来学吉他没有特别的目的,不过能够坚持下来必然是有目标的,于锋想。是喜欢了哪个妹子要去追,还是要跟同学凑一个乐队?于锋想问,却有觉得自己没有立场去问。

只要好好地教他吉他就够了,这才是自己应该做的。

可是依旧忍不住想去关心他。

邹远是自己教过最乖的学生。被爸爸妈妈催来学吉他的小孩子自不必说,稍微大一点儿的学生敌不过课业的压力,真正将吉他当做打发闲暇时间的人又常常只是三分钟热度。唯独邹远每周来上课都能展示出自己练习的成果。

除此之外呢……

每次邹远咬着下唇拨动吉他弦的时候,于锋忍不住想要伸手抚弄他红润的唇瓣。每次邹远的姿势不对,于锋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才敢握住邹远的手指。每次能够一起回学校,于锋心中都是淡淡的喜悦。

于锋看着邹远,眼神愈发温柔。

从校医院到邹远寝室的路不远,于锋将手上的药交给邹远,『胶囊的消炎药是一天一颗,片剂是一天三次,不要忘了。』

邹远点点头,于锋给予的一丁点儿关心都能让心中盈满暖意。

 

『好听。』孙翔撑着头,看着熟练弹奏出一首吉他曲的邹远。

『喜欢?那我也去学?』唐昊凑过来,附在孙翔的耳边说。

眼见两个人又要无视自己,邹远不满地放下吉他抗议,『要被你们闪瞎了好吗!』

孙翔嘻嘻一笑,『我们出去吃饭,小远你不来吗?』

一点都不想跟你们俩出去吃饭好吗!邹远摆摆手,『你们去吧。』

唐昊推着孙翔往外走,回头给邹远使了个眼色,『你加油!』

邹远弯弯嘴角。

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来上课了,邹远在琴房里拿出吉他,深吸一口气摆好姿势,拨动吉他的钢丝弦。练习了许久的曲子,还是紧张地弹错了几个音。配上邹远低低的吟唱,更显得青涩。

『很不错呀。』于锋收回流连在邹远身上的眼神,『虽然有点错误,不过很好了。』

『真的吗?』

『真的,』于锋夸张地做了一个苦恼的表情,『我都不知道接下来还能教你什么了。』

『这首歌我准备用来表白,你觉得会成功吗?』

果然他是喜欢别人的啊,是这个想法支持着邹远一直来学吉他吧。

于锋心中涌起一股子酸涩,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没有变调,『会的……嗯,一定会的。』

『这可是你说的,』邹远低下头,声音带着紧张的颤抖,『这首歌,送给你。你愿意接受吗?』

于锋回味了一下才知道邹远话里的意思,不由得勾起嘴角,『乐意之至。』

得到回答的邹远睁大眼睛,嘴角也盈满笑意。鼻尖闻到于锋身上浅浅的沐浴露清香,然后双唇被覆盖。

以后再也不用走钢丝弦了呢,邹远想。 


FIN

 
评论(8)
热度(66)
© 喵呜呜呜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