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远】自然光(ABO现代) 06

/ABO现代设定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

06 痊愈的四个步骤


这里实在不是一个合适告白的地方。

邹远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第一反应是在意这样的小细节,而并不在意于锋说出来的话,似乎除了答应就没有其他的选项可供选择。

第二反应是开始快速地跳动的心脏。

都说从失恋要痊愈有四个步骤:痛哭,愤怒,消沉,然后要不然是从中康复过来,要不然就是沉沦到死去。自己却在蓝雨里直接从第一阶跳到了第四阶段。邹远抚上自己的胸口,血淋淋的创口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愈合了,虽然还会隐隐作痛,但是回想起过去的种种恍若隔世。留下来最清晰的,是在蓝雨里为方案奋战到深夜,是和组员们为一个设计七嘴八舌的讨论,是坐在小小的一爿店里隔着云吞面蒸腾的雾气看到的于锋。

都说蓝雨的风格是引导错误,捕捉机会。于锋虽然在机会主义者的名号上没有蓝雨黄少天那么出名,现在倒是把『捕捉机会』四个字表现得淋漓尽致。

只不过机会主义者一个直球打过来,邹远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样正确地表达自己的心情。

看到邹远在发呆,于锋苦笑一下,『不用现在回答我……你,回去想一下好吗?我是认真的。』

『你们站在门口干嘛?』喻文州走上来看到两个人的模样,心里明白了几分。于是一手拉过邹远拎着的行李,一手推着邹远往电梯走,『手续办好了,小邹先回酒店休息。小于你不是还跟小江有约吗?赶紧去吧。』

没等于锋回答,就看到喻文州一阵风似地带着邹远消失在电梯口了。

『我去,下回公司里谁再说喻总动作慢,我要狠狠嘲笑他。』

于锋晃晃悠悠地走下楼,顺手点开通话界面。

『我在规划部盖章呢。』江波涛歪着脑袋夹着电话,双手把盖好的一摞图纸重新拿橡皮筋捆上放到纸箱里,『你来规划部找我吧,我让杜明把图纸拿回去就行。』

接着于锋在电话这一头听到杜明的哀嚎,『没人性啊!这可是三大箱图纸!』

接着听到江波涛对杜明说,『你拍个照发朋友圈,女神肯定会可怜你的,乖,你看我是给你制造机会。』

于锋一时间不知道是感叹江波涛忽悠人的技术又上升一个层次,还是应该感叹杜明再这样下去追到女神更加遥遥无期了。不过当务之急是好好地跟江波涛咨询下自己的问题。

于锋载着江波涛到了两人大学时最常去的小店,熟门熟路地叫了煲仔饭,江波涛一会儿说要红豆冰,一会儿又说还是奶茶最好。

『原来上学的时候哪里有钱叫这么多东西吃。』江波涛舀了一勺饭吹吹放凉才塞进嘴里,『你还记得我们上学的时候,两个人合着吃一份饭?』

『怎么会不记得。』于锋和江波涛在G市的大学读建筑设计专业,上下铺的关系。只不过毕业之后江波涛先去了一家不知名的小设计院又再跳槽到S市的轮回,于锋留在了离家不远的G市进入了蓝雨。

『对了,小周让我跟你说一声抱歉,上次那个案子……』

『得了,工作归工作,没什么好道歉的。』于锋又笑,『而且这句话肯定不是他说出来的。』轮回的首席设计师不擅长场面话的交流,人尽皆知。

江波涛也笑,『我懂他的意思就够了。』话题随之一转,『你来找我不仅仅是叙旧的吧。』

于锋工作之后先后交往过几个Omega,没有标记过,也都无疾而终,江波涛倒是顺风顺水,跳槽之后和周泽楷交往,然后就是标记和订婚。——大约是自己太顺利所以没啥好担心的,江波涛每次见到于锋都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八卦脸。

听于锋把邹远的事情一五一十道来,江波涛收起了玩笑的心思,手指无意识地在桌子上点了点。

『你听过标记祛除手术吗?』江波涛问。

 

邹远走进蓝雨的大楼,脑袋里乱乱的。没注意迎面撞上了抱着一大摞图纸的人。

『哎哟……咦,邹组长?你身体好了?』

『小曾?抱歉抱歉,我没注意。』

邹远忙蹲下身帮曾信然收拾散落一地的图纸。

『哎哎,邹组长,我自己来就行了!』曾信然手快地把图纸重新摞起来。邹远将一张散开的图纸折起来,奇怪地问,『这么快就全部做好了?』

曾信然兴奋起来,『多亏了组长你的建议啊,我们的设计完全没问题!等着过了联审就好了!比起计划的进度快多了,连总部过来的人都……』说着像被按了消音器,脸色也窘迫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

明明莫楚辰交代过自己好几遍不要把发生了冲突的事情告诉给邹组长,怎么自己就是嘴快呢!曾信然懊恼的样子被邹远看在眼里,于是故意板起脸,『我走了几天就不认我这个组长了?』

『不是不是!哎呀……反正您别跟莫前辈说是我说的就行了。』曾信然挠挠头,把邹远住院两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邹远。

幸好自己昨天不在,我现在还能不能回医院再躺两天……邹远揉着脑袋。

曾信然急忙凑上来,『邹组长,你又难受了?』

邹远起身,帮曾信然把图纸摞好,『你先别急着送图纸,我再来看一遍。』

细细地看着摊在桌上的一大片蓝色图纸,邹远不时指出几个地方问曾信然,『这里是莫工提出的建议吗?』

『不是我。』莫楚辰推门进来,将手上的稿纸放在一边,顺手拿起一打材料塞给邹远,『是于总提出来的,你看看。』

邹远翻着材料,心里一阵酸涩。里面既有小组开会时讨论出的结论,也有两人在聊到方案时自己提出的想法,于锋将每项建议可行性和初步方案详细地列了出来。邹远觉得自己都可以想象于锋是多认真地将方案看了一遍又一遍。

如果不是他,方案不会完成的这么快。

不对,如果不是他,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一个方案。

我是喜欢他的吧。

邹远闭上眼睛。自己进入百花之后,就一直跟随着张佳乐的步伐。他擅长精巧又别出心裁的设计,他喜欢用绚丽夺目的灯光……什么是『自己的设计』,自从进入百花之后邹远就没有想过了,直到那天晚上于锋用看似不在意的语气问自己——『你的想法呢』。灵感长期在冰封长河下的暗涌打破了冰面,肆无忌惮地激发出水花。邹远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想法也可以成为主导,第一次完成真正意义上自己的方案。

还有于锋在信息素影响下依然克制着Alpha本能的冲动。专注、迷恋、克制和心疼,如同电影一幕幕回放。苦杏仁味儿仿佛还在缭绕,邹远胸口鼓噪地厉害。

『小远,小远?』

『嗯?』邹远转过头偷偷擦去眼角的泪花,清了清嗓子,『方案挺好的……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接下来事情我们搞定就行了!』莫楚辰一副很有元气的样子,『小远你回去好好休息吧。等把联审搞定了我们就可以回K市了。』

对了,还有回K市这件事。

邹远呈大字型躺在酒店的床上,脑子里满满是于锋知道自己会离开是什么反应。呆在蓝雨的时间过得太充实,反而有意无意地忽略掉了自己最终是要回百花的事实,就算喜欢也改变不了即将分离的事实。

我真的喜欢他。

笼罩在自己心上的乱麻扯出了头绪,好像经历了艰辛路途的旅人,带着满身的脏乱和疲惫到达了终点,看到了自己的家就在不远处,随时能够对自己伸出手说着欢迎回家。

不想再看到他露出那种无奈的苦笑了。

邹远翻个身,手机应景地响起来,看到上面的名字鬼使神差地按下了接听键。

『我在酒店……你过来吧。』

于锋将一袋子抑制剂放在桌子上,努力让自己以毫不在意的口气说话,『这是医生开的抗过敏的抑制剂,吃法我写了张纸条放在打开的那一盒抑制剂里面……』

邹远自顾自地拿过袋子,垂下眼帘。这个牌子的抑制剂自己听过,价格不菲。抽出于锋写的纸条,规规矩矩地用蓝色水笔的两排字。邹远只见过于锋在图纸上的签字,『于锋』两个字写得洒脱又有力,没想到其他的字也同样好看。

『医生说今天就要开始服用了……』

邹远知道,因为颈后的腺体已经开始暗暗发作。

『我不想吃。』

邹远把抑制剂的袋子推远,抬头看着于锋。


TBC


下章可以开车啦(•̀ᴗ•́)و ̑̑ 

 
评论(4)
热度(46)
© 喵呜呜呜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