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远】自然光(ABO现代) 05

/ABO现代设定 以及 起名废所以炮灰都没有名字ORZ

/更文求明天一切顺利!_(:3」∠)_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

05 后遗症


邹远醒来时,周围是浅浅的消毒水味道。动了动身子,还有点酸疼。颈后的腺体毫无感觉,不知道是不是打了麻药的缘故。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的印象是于锋专注又迷恋的眼神,还有眼底死死的克制和心疼。如果继续下去……邹远想了想,却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个假设。是该说自己明明在Alpha身上吃过亏依旧学不乖吗?邹远苦笑下,如果被唐昊知道,他一定会把自己骂死吧。邹远想撑起身子,却被旁边的人阻止,『你还是躺着吧。』

『喻总?』

喻文州把手上的书合上放到一边,扶住邹远,让他好好地躺在病床上,『叫我喻文州就可以了。』

『这里……我……』邹远积攒了一大堆问题,却不知道如何问出口。

喻文州最不缺的就是耐心,笑眯眯地看着邹远思考,等到邹远理清楚了思绪才一个个回答他。

『你的同事们都来过了,我让他们先回去。这里是Omega专属的医院,即使是Beta也不好长时间呆在这里。』

『不不不,费用不要担心,在蓝雨出的事情,蓝雨会全部承担。』

『于锋?一个Alpha当然更不适合在这里了。他的身体?他好得很,别担心。』

喻文州兑了杯温水递给邹远,『接下来该我问你了。』

邹远抿了口水,不解地看着喻文州。

『你做过标记祛除手术后,是不是没有遵医嘱复查?』

邹远脸色白了白,尽管猜到了自己进了医院,做过手术的情况会被发现,不过当喻文州问出来的时候,还是心里咯噔一声。

『看你的样子就是没有了。』喻文州叹口气,像一个老师对不听话的小孩一般地无奈,『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你的身体偏弱,所以出现了发情期不规律的现象……』

邹远感觉到喻文州还有话要说,却最终没有说出来,只是沉默了一下转换了话题,『铃兰香很好闻。』

被这样称赞信息素的味道,邹远红了脸。

『铃兰就是圣经中说的谷中百合吧。』

『嗯,是的。你也知道呀。』对花有研究的人不多,邹远起了兴趣,和喻文州聊了起来。

喻文州浅笑,与邹远又聊了些别的话题,直到邹远打了个呵欠才停下来。

『等下医生要来检查,你再休息下吧。』

『谢谢……给你们添麻烦了。』邹远躺着,困意袭上来,拉了拉被子,沉沉地睡了过去。

莫楚辰几人知道邹远的意外,却不知道为什么。被喻文州客客气气地请离了病房,只好转回了蓝雨。于锋吃过抑制剂,信息素的味道消散不闻,想待在病房却也知道现在并不合适。踌躇了许久的于锋也回到了公司。

见到百花的组员们,于锋拿出『组长』的姿态将规划部的意见和邹远的想法转达了一下。本来于锋还有些忐忑,怕自己说的话百花的人不愿意听,结果没想到他们却很快接受了于锋的意见,纷纷打开电脑开始工作。于锋舒了口气,绕到邹远的位置上,看着笔记本的蓝光还在幽幽发亮,不由得又想到前一天在这里发生的旖旎的一幕。若有若无的铃兰香似乎还在笔记本旁边盘旋。

于锋伸手合上邹远的笔记本,转身准备离开,却被莫楚辰叫住。

『于总,小远现在住院了,不知道他跟您提过我们还有人要过来的事情吗?』

于锋点头,『对,昨天说过。』不过后来发生的事情让自己把这句话忘到脑后了。现在邹远不在,于锋盘算了下,让徐景熙和莫楚辰一起过去接洽就好了。

莫楚辰也不是头一次出差,便将资料打印出来,送到了于锋的办公室。

于锋低头翻着资料,正想打电话叫徐景熙,却瞥到莫楚辰脸上些微尴尬的神色。

把电话放下,于锋装作不经意地问,『你对他熟悉吗?』

『嗯……一个公司的,谈不上不熟。』

挥挥手上的资料,于锋好整以暇地说,『莫工,现在邹远不在,我会负责你们接下来的工作,我希望有事情能够摆在桌面上说。』

莫楚辰犹豫了半晌,还是说出来,『他是小远的前男友,嗯……小远现在住院了不用见到他也挺好的。于总,千万别告诉小远是我说的。』

前男友?

于锋看向手中资料的眼神有点不善,点了点头让莫楚辰回去,拨了电话给徐景熙。

『这次百花来的人我去接就行了。嗯,对,不用你去了。』于锋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将资料塞进文件夹,听着徐景熙的抱怨又哈哈大笑起来,『放心,不是要抢你的饭碗。』

论客气和礼节,于锋不输给任何人,在对方不在意的时候,抓住机会细细地打量和评估也是天生的技能点。大约能进入蓝雨的人都是与生俱来的机会主义者。

对于自己过分的自信,表现出来的傲气不和不耐烦,掩饰着内心的自卑。无时无刻不在彰显自己是一个Alpha,一个能力超过Omega和Beta的Alpha。旁边的Beta助理还要更差一点。

不过如此。

于锋下了结论,挂着礼节的微笑一脚急刹车将车停在蓝雨门口,『两位,百花的会议室在六楼。』

如果被邹远知道了一定会觉得自己够幼稚吧。于锋晃着车钥匙从地下停车场的电梯上到办公室,意外地发现本应该专注工作的会议室里呈现的是剑拔弩张的对峙状态。

『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派你过来?百花没人了吗?』于锋不知道一向不作声的莫楚辰也有这么不客气的时候。

『你是组长吗?』对方压根不想理会莫楚辰。

『小远身体不适,现在我是组长。』于锋推门走进去,『有什么事直接对我说吧。』

论资历和名气,于锋的确够格发号施令。

没等Alpha说话,Beta助理眼神在于锋身上打量了一圈——Alpha,讥讽地说,『邹组长还真是办公室恋爱专家。』于锋脸色冷了下来。

曾信然先忍不住开口,『你有什么资格说邹组长,就你们那方案,百花早被干掉多少次了。』

『你……』

『闭嘴。』于锋上前一步,站在莫楚辰和曾信然前面,冷冷地看着对方,『先把正事做了。效平。』

『于总?』

『你负责交接工作。楚辰,到我办公室来。』

朱效平点点头,拉着愤愤不平的曾信然回到座位上。

莫楚辰本以为于锋会问自己邹远的事情,不料于锋只是把最近的工作进度清单交给了自己。拿着一摞整整齐齐的打印稿,上面详细罗列了方案的缺点和针对每个缺点列出的意见,莫楚辰觉得手上的材料沉甸甸的。不用细看他也知道整理这样的一份材料需要耗费多大的心思,需要耗费多长的时间。莫楚辰看向于锋显得有些疲倦的神色,想说的话哽在了嘴边。

『在工作里置气是最不专业的。』于锋说,『下午我要出去一趟,工作的事情交给你们了。邹远很信任你们,不要让他失望。』

『于总……你下午是去看小远吗?』

于锋摸摸自己的脸,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帮我们跟小远带声好。』莫楚辰眨眨眼,『我们会努力的。』

『没问题。』

于锋驱车往医院去的时候,邹远披着喻文州的外套,接受医生的治疗。

『现在身体没有问题了,继续休息两天。』医生点了点鼠标,『我开点药给你。』

『邹远可以出院了吗?』喻文州问。

『可以了。』医生把病历打入电脑后,转头对邹远说,『你知道你的手术后遗症吗?』

呆呆地走在回病房的路上,邹远不防被急匆匆走过的病人家属撞了一下,后退一步。喻文州急忙捉住邹远的手,让他不至于跌倒,却捉到了一手的冰凉。

『别担心。』喻文州扶住邹远的双肩,护着他往病房走,『会好起来的。』

邹远低下头,『发情期不规律就算了,还有再被标记就是终身依赖性了……这个世界对Omega还真是不公平。』

有人的体质做祛除标记手术和感冒愈合一样简单,有人却因为一次手术不能够再次承受遇人不淑的后果。喻文州一点儿也不想用概率论来安慰邹远,无论这种情况在Omega中间出现的概率有多低,现在邹远面对的就是100%。

『我没关系的。』看到喻文州担心的神色,邹远挤出一个笑容,『医生说可以出院了,我想回去休息。』

两人回到了病房,就看到于锋徘徊在门口。于锋看到邹远和喻文州,急急走上前,『我来了没看到你们,问护士说你们去复查了。怎么样?』

邹远避开于锋,低头就往病房里走。

喻文州拍拍愣住的于锋,『我有话跟你说。』

邹远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于锋,只好故意拖慢自己清理杂物的速度,不过饶是如此,邹远走出病房还是看到于锋在外面等着。

『文州去办离院手续了。』

『哦。』

『我知道现在说有点不合适。』于锋看了看左右,尽管是单人病房,但是探病时间来来往往的人依旧不少,人声和脚步声混在一起让本该安静的地方嘈杂起来,浅绿的墙壁和略微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刷着存在感。

『但是我不想让你误会一切都是信息素的原因。我喜欢你,邹远,你愿意接受我的追求吗?』 


TBC

 
评论(21)
热度(55)
© 喵呜呜呜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