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喻】历历

@亓与钦秋 提供的Pocky脑洞^^肖喻粮好少呜呜呜呜 感觉都可以去回答『 萌上冷CP是怎样的一种体验了 』ORZ

/车开得不好见谅="=

——————————————————

肖时钦单手搭在方向盘上面,眼前是一片黑色的柏油马路,笔直的马路边防风树林摇曳着绿色的叶子。想着一个小时之前收到的短信,肖时钦下意识又加了一脚油门,朝着机场方向奔驰过去。

『航班号MU2487。』

收到短信的时候肖时钦正和雷霆全队在训练室进行着晚上的加训。周一的惯例是复盘和恢复训练,本来任务不重,不过雷霆此番对战三零一成绩不佳,晚饭后都自觉地留在了训练室进行队内的分组训练。肖时钦双手飞舞在键盘上面,操作着生灵灭放出电子眼,专注地看着程泰的柔道碎随风的表现。程泰一个走位出现疏漏,肖时钦正要让生灵灭压上,突然就感受到手机的震动。本想忽视掉突然进来的短信,但转念一想这个时候是惯例的休息时间,肖时钦眉头微皱,还是偷了个空闲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只瞥了一眼,肖时钦却手一滑差点没拿住手机。推推眼镜,又重新点开短信界面看了看,的确是喻文州发来的航班号。在手机上查了下,喻文州现在应该在G市机场准备出发。

『队长?』方学才看到生灵灭停下动作半晌没反应,侧过头来就看到肖时钦盯着手机出神。

『学才你主持训练,我出去一下。』肖时钦迅速退出荣耀界面,账号卡收进口袋,将搭在椅子背后的队服拿上,离开训练室还不忘带上门。整个动作行云流水,看得其他人连一句『队长去哪里』都没有来得及问出口。

米修远目瞪口呆,『肖队动作好迅速。』

戴妍琦拍了一下米修远的头,一副大姐大的模样,『训练啦。』

幸好自己的车停在雷霆俱乐部,肖时钦计算了一下时间——俱乐部离机场不近,万一堵车也许还得要喻文州等一下自己。但是『你等我一下』的短信始终发不出去,肖时钦咬咬牙,加重油门,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机场飞驰过去。幸好平时会堵的路口都一路通畅,肖时钦暗暗松了口气,却依然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似乎早一点到机场就可以早一点见到喻文州。

这还是确定关系之后喻文州第一次到W市来——不算在荣耀里看到索克萨尔或者喻文州的马甲号的样子和晚上偶尔的视频,两个人确定关系之后真正面对面的见面满打满算就两次,都是肖时钦飞到G市。肖时钦有心邀请喻文州来W市,只不过常规赛的日程紧密,蓝雨这段时间赛程又称得上是『魔鬼』,看着喻文州显露出来的疲态,肖时钦几番将欲出口的话咽了回去。这次喻文州突然过来,难道是出了什么事?肖时钦想着脸色愈发难看起来,转念想喻文州昨天聊天的时候也没有提到烦心事,又觉得自己是不是传染了戴妍琦脑洞大开的毛病,只有安慰自己等一下见到喻文州就知道了。

到达机场的肖时钦压低帽檐,看了看时间,喻文州的航班刚刚降落。在出口等了一会儿,就看到自己熟稔至极的身影。喻文州穿着浅蓝色的衬衫,手上拎着一个双肩包,在人群中毫不显眼。黑色的鸭舌帽,白色的口罩,喻文州只漏出一双带着些微血丝的眼睛,扫了一下人群也立刻看到肖时钦。

肖时钦几步迎上去,把喻文州的包接过来,顾不上周围人的眼神,心疼地摸摸喻文州的脸颊,『怎么突然过来了?出了什么事吗?』

『困。』喻文州眨眨眼,摘下帽子,任肖时钦帮自己把头发捋顺。

困还跑过来,不过还好情绪看起来挺正常的……肖时钦叹口气,拉住喻文州的手,想说的话最终汇聚成一句『在车上休息下吧。』

喻文州缩在副驾驶上,本来就瘦的体型愈发显得小小的,双眼闭着,有点卷翘的长长睫毛随着呼吸轻轻颤动。肖时钦拿过队服给喻文州盖上,看到喻文州眼下的青影,忍不住伸手轻抚了下,撩起喻文州有点长的额发,落下一个轻吻。

喻文州被叫醒的时候,车已经稳稳停在雷霆俱乐部的地下停车场。

『上去休息吧。』

『嗯……雷霆?』喻文州环视了一下周围。

『是啊。』肖时钦看着喻文州微微睁大眼睛,嘴角勾起又放下,试探地问,『要不还是出去住?』

『这里挺好。』喻文州语气轻快起来,拿着肖时钦的队服走下车,跟着肖时钦到他的单人间去。

喻文州不是第一次到雷霆来,却是第一次进入雷霆的宿舍。俱乐部不大,肖时钦的房间也比不上喻文州在蓝雨的宿舍宽敞,一张床一张桌子就占去了房间的大部分面积。肖时钦把喻文州的背包放在椅子上,就让喻文州赶紧去洗澡休息。等到肖时钦洗完澡出来,喻文州头发还湿湿的,却已经靠在床头睡着了。

『先起来,吹一下头发再睡。』肖时钦站在床前,拍拍喻文州。

『嗯……』喻文州迷迷糊糊地起身,坐在床上,双手软软地圈住肖时钦的腰,靠在他的身上,让肖时钦给自己吹头发。

喻文州软软黑黑的头发带着点湿气,顺从地垂在脸颊两边。肖时钦站着,觉得撒娇似的喻文州格外可爱。降低吹风机的档位,肖时钦放轻力度,撩起喻文州的头发轻轻吹着,等到头发差不多干了才关上吹风机。

『好了,睡吧。』

『睡不着了。』喻文州抱住肖时钦的腰间,抬头看着肖时钦。

『瞎说,眼睛里都有血丝了。』肖时钦想了想,又说,『我去看下他们睡了没就回来,你困了就睡,不困就等我回来。』

『嗯……』

喻文州一向是冷静自持的样子,哪怕输了比赛都风度翩翩,一直是蓝雨战队基石一般的存在,什么时候展现过这样依赖人的一面?肖时钦心里像有只小猫在挠啊挠,惯例的查房都有点心不在焉,看着戴妍琦在玩手机也只催促着一句赶紧去睡,查完最后一间房就急忙跑回自己的宿舍。看到喻文州窝在被子里已经睡着了,肖时钦说不上是高兴还是遗憾,放轻脚步,躺到床上,将喻文州搂到怀里。

疲劳感从四肢蔓延上来,高速运转的脑子也迟缓下来。全身叫嚣着想休息想休息,心却还在不安地加速跳动。喻文州不安稳地翻了个身,就落在了一个暖暖的怀抱里。手指动了动,抓到衣服的一角,无与伦比的安心感从接触的地方蔓延上来,好像漂浮在游泳池上放空一切的舒心。喻文州朝着温暖的来源靠了靠,更沉地睡去。

第二天喻文州是被饿醒的。伸手摸了摸,身边的位置冷冷的。懒懒地起身打理好自己,喻文州翻了翻手机,有新两条短信。一条是黄少天报告今天的训练内容,顺便还报告了今天食堂的早饭和昨天晚上宋晓和郑轩的打探自己去哪里的八卦脸。昨天走之前已经嘱咐好黄少天安排这两天的训练内容,看来也没有意外的问题需要自己解决。另一条是肖时钦发的,说看到自己还在睡就先去训练室安排他们训练,醒了就告诉他。喻文州关掉跟黄少天的短信界面,又十指翻飞回复另一条。不一会儿肖时钦就回到宿舍,带着喻文州到提前预定好的地方吃饭。正午的阳光晒得刺人,喻文州吃过饭又开始犯困,一副用脑过度的样子。肖时钦看着心疼,定好的计划全部丢到九霄云外去,载着喻文州回到俱乐部,让他好好休息下。

『总听你说去江边散步,我也想去……』喻文州躺在床上,小声地说。

『等你起来就带你去。』肖时钦躺在喻文州身边,把恋人往怀里收了收,『现在先休息。』

大约是许久没有这样放松了,两个人一觉睡到了夕阳西下。从雷霆到江边的路肖时钦熟悉之极,带着喻文州抄小路走到了江边。

夕阳光芒倾泻在江面上,江水波光粼粼。灰色的石块砌起江边步道,和春季景观树的新芽相映成趣。在外一天的人们急匆匆地赶着路回家,而从家里出来散步的人们尚且没有出来。喧闹的江边在这个时候有意外的宁静。

肖时钦带着喻文州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喻文州一手撑着脸看着江水流动,一手拉着肖时钦。肖时钦的目光移到喻文州的脸上。深蓝色的鸭舌帽压着黑色的发丝,清秀的侧脸比上一次见到又清减了几分。因为好好休息了一天,眼睛倒是不再有血丝,只是一双薄唇显得有点干燥,喻文州隔一会儿就抿一下嘴唇。在踏上W市之前积攒了一堆想说的话,等到真正见到肖时钦的时候,又觉得所有的话都不必说出口。困倦和辛苦无一不都融化在他给予的温柔体贴里。

『好想休息一下』喻文州沉默了许久才开口。

『最近你们的赛程是挺辛苦的。』时近挑战赛尾,为了争夺一个好的排位和调整状态进入季后赛,即使是传统强队的蓝雨压力也不小。『队长』这个位置带来的荣耀和压力,肖时钦也能感同身受。

『翻来覆去就这几句话呀!』看着肖时钦语塞的模样,喻文州扑哧一声笑出来,不自觉地伸出粉色的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唇瓣。突然好渴……平时的沉稳和理智统统不够用,身体先一步脑子作出反应,肖时钦双手捧起喻文州的脸颊,吻上肖想已久的双唇。唇舌交缠半晌,肖时钦才不舍地放开喻文州。

『我知道你的辛苦,虽然我没办法在荣耀里像你的队友一起为你讨论分析蓝雨战队,但是其他的我都会尽力。』

『不用,现在这样就好。』喻文州侧身靠在肖时钦身上,微笑,『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就是休息了。再说,其他战队的分析你也有帮我做过不少了。』

『你也是一样啊。』

所以如果被其他战队知道被两个战术大师联手分析会不会觉得『作弊』?喻文州转念一想,反正这个习惯也是叶前辈带起来的,既然教科书是这样的——学习教科书自然是没问题的吧。

除开荣耀,两个人日常的爱好也意外地一致。喻文州放松下心情,和肖时钦聊了聊下最近看的电影和玩的几个手游。

聊到天色暗下来,肖时钦起身拍拍灰,拉着喻文州站起来,给他重新戴上口罩,『走,带你吹风去。』

铁板搭建的码头带着淡淡的柴油味道,两人时间赶得巧,跟着乘船的队尾搭上正停靠的轮渡。下班的人多挤在船内的位置,轮渡的甲板上只站着几个人。肖时钦牵着喻文州窝在角落里,没人注意到身价不菲的两个荣耀选手现在正靠在栏杆上。趁着天时地利,两人解除了帽子和口罩的掩护,轻松地看着江水一拍一打船身。不一会儿,悠长的鸣笛声昭示着航程开始。轮船和码头的距离由细细的一道缝逐渐变大,江面上怡人的微风也随着开启的船变得猎猎作响。

江风吹过,喻文州缩了缩手,笑着看肖时钦,『看着船走得慢,没想到风这么大。』

肖时钦脱下外套给喻文州披上,『晚上的风大,你别着凉了。』

灰色的运动服外套带着清浅的肥皂香,喻文州双手紧紧箍住肖时钦的腰,低头靠在肖时钦身上掩去脸上泛起的羞涩的红色。

肖时钦只当喻文州是真的觉得冷,怜惜地将喻文州往怀里带了带,『在G市也不能贪凉,多看着温度加减衣服。』

『知道了。』喻文州含着笑意回答肖时钦。尽管恋人絮絮叨叨的都是再普通不过的话,但是可以感受到一直有人在心心念念牵挂着自己的那份思念。喻文州发现自己像不谙世事的小孩一样期待着时间就此停在这一秒。

回到雷霆俱乐部,喻文州刚想摘掉帽子就听到对面传来脚步声,急忙又把帽子压低了一些。肖时钦一手拉着喻文州往身后挡住,一手朝着戴妍琦打了个招呼,『这么晚才回来?』

戴妍琦拎着超市的购物袋,看到肖时钦也乖乖地打招呼,『队长,刚刚去了一趟超市。咦,这位是?』说着伸头伸脑地想要看。

两个人说好暂时不公之于众,肖时钦严肃了下脸色,『回来了就快去休息。』

戴妍琦撇撇嘴,严防死守自己老是比不上队长,于是掏了掏袋子,拿出一个盒子塞进肖时钦的手里,『这个送给你们啦,肯定用得上的。』然后哼着歌往宿舍走去。

『死丫头……』肖时钦掂了掂手中的盒子,递给喻文州。

回到寝室,喻文州摆弄着戴妍琦刚刚硬是塞给两人的一盒子Pocky,感叹道,『难怪少天他们老是感叹蓝雨没有妹子呢,原来有个妹子在队伍里还是挺好玩的。』

『……那死丫头就是爱看乱七八糟的东西。』肖时钦摘下眼镜擦了擦,随手放在桌子上面。

『Pocky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喻文州撕开包装,抽出一根饼干咬了一口,唔,是自己喜欢的巧克力味儿。看到肖时钦不知道要怎么对自己解释的样子,喻文州将Pocky递给肖时钦,『肖队长来为我解释下吧?』

不知道喻文州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看着他笑眯眯的样子,肖时钦也有心逗弄一下恋人。拿出一根Pocky喂进喻文州嘴里,附身向前,咬住Pocky的另一端。巧克力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甜甜的味道和面前的这个人一模一样。Pocky在两人之间越来越短,眼见只剩一点点,肖时钦伸手一拉将喻文州抱进怀里, 托起喻文州的下巴,双唇相接,饼干尾被舌尖轻巧地一推,落入喻文州的嘴里。

轻轻接触一下又分开,肖时钦意犹未尽地啄吻了两下。喻文州翘起嘴角,主动迎上去加深了巧克力味的亲吻。


这里上车或者这里


FIN

 
评论(5)
热度(36)
© 喵呜呜呜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