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远】自然光(ABO现代) 02

/ABO现代设定

/仅于远其他纯友情向~食用愉快~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

02 失意和失意


百花的组长是个有点呆的Omega。

这是于锋接到邹远一行人后相处下来之后的感觉。对于Omega,作为Alpha的于锋一点儿不待见的意思都没有,一点儿都没有。众所周知,蓝雨的一把手就是一位Omega——喻文州。在蓝雨里,上上下下都是真心的服气喻文州,于锋也不例外。冷静、有条理、有决断,加上通透的判断力,一向是于锋最敬服喻文州的地方。因此看到邹远『神游天外』的样子,于锋保持着接待的礼节,心里却是在打鼓,真的能完成好这项合作案吗?

其实于锋这段时间心情并不好,作为蓝雨的代表跟轮回竞标失败不说,最后连承担责任都是看着喻文州站出来。只不过哪里有时间给于锋伤春悲秋,转眼和百花的合作案又到了面前。

『不是你的错,不用想太多。』喻文州温和地说。

虽然知道这是喻文州对于下属的保护,但是于锋心里就是觉得气闷,他宁愿喻文州狠狠地把自己骂一顿也好过被温言安慰。

『我没事。』

『轮回的周泽楷,是我低估了他们,就算是少天去也……』

『不说了。』于锋打断喻文州的话,『这个你拿回去。』

『所以,不休息几天吗?』喻文州拿着于锋退回的休假单,『为了那个竞标你有几个周末都没休息,别以为我不知道。』

『不用。』

『那今天……』

『今天好像百花的要来G市吧,』于锋说,『你派了谁去接他们?』

『你知道的,一直都是景熙负责接待。』

『那你跟景熙说……不,算了,我直接跟他说,』于锋站起身来,『让他回来吧,我去接人就行了。』

喻文州叫住正欲出门的于锋,『别太勉强自己了。』

勉强吗?于锋回给喻文州一个微笑,一点都不勉强。反而在工作里才能让自己忘掉竞标失败的苦涩。

蓝雨是个比百花还老牌的公司,对于接待合作方自有一套流程,于锋拿着徐景熙打印给自己的『攻略』,完美的完成了一天的招待任务。

于锋开着车送百花的人去酒店的时候,转头就可以看到邹远望着窗外的侧颜,有点长的额发让于锋的视线不是那么清晰。比起Alpha对Omega,更重要的蓝雨对百花。因为前段时间于锋带着跟轮回的竞标案,这边与百花的接洽主要是郑轩在负责。虽然参与讨论得少,但是邹远就是『花繁似锦』这一点于锋也是知道的。明明在网上不是这么呆呆的一个人啊,于锋不由地想到中午吃饭的时候。

接到百花的小组回到市内已经接近饭点,G市的美食都藏在小角落里面,于锋熟门熟路地停好了车就带着几个人进了一家不起眼的小店。作为组长,邹远被其他三个人推出来跟着于锋前去点餐。看着邹远面对餐牌犹豫的样子,于锋忍不住开口推荐了几个特色的餐点。

『想喝点什么?』于锋问。

『都行吧……他们也不挑的。』

『蜂蜜柠檬?』于锋斟酌了一下,选择了一个看起来大众的饮料。等了半天没有等到邹远的回答,后面已经有人不客气地咳嗽着提醒快一点。

『邹组长?』于锋轻轻推了推在发呆的人,看到邹远依旧愣愣的没啥反应,于锋只好自作主张地定下来午餐,再带着不知道想什么的邹远回到了座位上。

『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抱歉,刚才有点心不在焉。』

一个小小的痕迹都能够放大成为心中的沟壑,还将这样的状态带入了工作里,是有多么不专业,邹远苦笑一下,只不过是一个饮料而已,自己怎么就晃神晃得那么厉害呢。看在蓝雨的人眼里不知道有多丢脸,尤其是对方还是『锋芒慧剑』。

对于锋,邹远也不陌生。百花和蓝雨合作的时候,对方的负责人就是网名『锋芒慧剑』的人,邹远知道这是蓝雨的于锋。尽管他一直很少在群组里发言,但网上的『锋芒慧剑』如同他的名字一样,话虽少却对合作案有独到的想法,没想到今天居然是他亲自过来接待百花一行人。有这样的合作方,让邹远对于自己状态不佳的现状更加有负罪感。

G市的晚上光彩流转,邹远看着窗外的景色,心里除了沮丧就是不安。Omega的敏感让邹远很敏锐地感受到于锋从刚开始的客气到最后的疏离,不用想都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心不在焉给于锋留下了一个坏印象。

分配房间时,邹远意外地发现百花给订了三间房。莫楚辰递过房卡,笑着说,『经理知道你不太方便,特地嘱咐让你单独住一间。』邹远了然。尽管他们三个都是Beta,不过最好还是与Omega分开住。刷卡进入房间,整理行李,一切就绪已经是深夜了,邹远坐在床上,想了想还是从背包里掏出笔记本打开,调出合作案的方案。

从助理到组长,责任两个字沉沉地压在了肩膀上。百花能为自己做的都做了,给予了自己最大的信任,我真的能够回报这个信任吗?

邹远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把方案上的一个个字和一张张图印进脑海里。然而张佳乐的思维在跳跃之外有着他自己的逻辑,邹远从没觉得自己能够跟他相比,看着看着,翻着方案的手微微颤抖……

不行,这样的状态绝对不行!邹远咬牙把方案翻回去。

方案上的字符和线条,不断地舞动,纠成了一棵狰狞的大树,张牙舞爪地扑过来——『分手吧,不想见到你了。』『邹远,我觉得你可以的。』『小邹,全部交给你了。』所有的话像密密麻麻的文字泡伴随着纠缠的树枝将自己束缚起来……

全部都走开!邹远下意识地一挥手,就听到『哐』的一声,笔记本掉在了地上,屏幕闪了闪,熄灭了。

邹远欲哭无泪地捡起笔记本,最近真是没有一件好事,倒霉的时候连喝水都会塞牙缝。好在方案还有备份,明天只有问一下蓝雨的人这边哪里有修笔记本的了。

真累啊。

邹远躺回到床上,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被子有点硬,枕头也不像惯用的那么适合,床单略粗糙还带着一股子消毒水的味道,但是陌生的地方反而带来了哪里都没有的安心感。邹远将身体缩了缩,蜷曲成一个最温暖的角度,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百花和蓝雨合作案的首次面对面交流会。于锋看到喻文州进来的时候急忙起身。

『你怎么来了?』于锋低声问。

『来看看。』喻文州示意于锋坐回去,自己则找到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

台上的邹远丝毫没意识到有人进来,依旧像走钢索一样小心翼翼地做着报告。

待到报告结束,会议室里的人三三两两离开,于锋找到喻文州,却是喻文州先开口,『你觉得怎么样?』

『准备的内容还是不错的,但是表现出来的还不如他的资料好。』于锋说,『可以看出来很多地方想法是准确的,只是不会表达。』

『新人。』喻文州下结论。

『不知道百花在想什么……』于锋对张佳乐跳槽的事情也知道一二,『找了个新人来接手。』

『嗯……也许会有让你吃惊的地方也说不定。』喻文州笑,『郑轩我调走了,这个案子就交给你了。』

『你放心。』于锋看了一眼在讲台上收拾东西的邹远,转头对喻文州说。

邹远一行人的办公地点被安排在六楼的会议室,离于锋的办公室不远。

蓝雨的待遇好,压力也不低。快下班时眼见徐景熙传了三个报表过来,于锋停下收拾东西的手无奈地点了接收。看着一长串数据,于锋叹口气,去茶水间泡了一杯咖啡回来继续埋头在电脑前面。

等到最后一个数据也核对完毕,天已经全黑,肚子也在抗议。关机、关灯、锁门,走向电梯时脚步顿了一下,于锋沿着隐约的光线走到会议室。六楼的人也都已经走光了,只有会议室的灯还明晃晃的。

桌上散着一堆稿纸,邹远全神贯注地写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又抬起头开看了看电脑,似乎是对写下的内容不满意,随手拿了一张白纸重新开始写。宽阔无人的会议室让邹远本来就小小的身形更加瘦削,脸上不是心不在焉的无神状态,认真而又严肃的样子格外……吸引人。

于锋推门进去,就看到邹远听到响动抬头起来,看到自己一下子紧张起来,『于总……』

『叫我于锋就好。怎么还没走?』

『想把思路再理顺一点。』邹远有点羞赧,『是不是影响你们了……』

『没有没有。』于锋急忙摆手,『太晚了,还是应该回去好好休息。』

『也是。』邹远顺从地点点头,把桌上的东西收拾进自己的背包里。

于锋看着邹远的动作,顿了顿,『我送你回去吧。』


TBC

 
评论(4)
热度(46)
© 喵呜呜呜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