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喻】八百四十公里(中)

/肖喻肖喻肖喻看清楚CP哟^^

/链接  

——————————————————

虽然是春天,雷霆到达X市的时候还是被倒春寒的冷风吹了一个透心凉。戴妍琦叽叽喳喳地吵着说要去买围巾,说李迅推荐了几家不错的店可以去逛逛,并成功地说动了鲁奕宁和米修远同行。戴妍琦邀请肖时钦一起的时候,肖时钦正坐在床上拉开背包准备清理行李。

『我就不去了,你们也别逛太久,早点回来。』

『我们买了围巾就回来啦!』戴妍琦吸吸鼻子,『倒是队长你真的不用吗?不要着凉生病了。』

『不会的。』肖时钦从背包拿出一条灰色围巾。

『啊!队长太狡猾了!居然带了围巾!』

『这就是战术吧。』一旁的方学才打趣。

肖时钦笑着摇头,原来这条围巾在背包里已经呆了这么久了,这还是第十一赛季冬天去G市参加全明星的时候喻文州买的。

全明星那一周,寒潮突袭G市,把联盟一众人都冷的够呛,连蓝雨的地主们也连连说还没遇到过这么冷的冬天。肖时钦也觉得冷,懊恼着自己还不够考虑周全,可是自己在G市的活动范围仅限于蓝雨俱乐部、晓川场馆和常住的酒店,正想着要不拖着队里的谁出去买个围巾的时候意外地收到了喻文州的短信。

心脏砰砰乱跳,肖时钦在镜子前反复地检查自己,生怕哪里出了错。肖时钦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喻文州的了。是两个人在荣耀里交锋的时候吗,还是自己没能带领嘉世突围的时候收到的短信。或者是在苏黎世彻夜讨论战术的时候,亦或是更早更早在第三赛季萧山体育馆听着他说的话不自觉驻足的时候……慢慢地,那个总是温温和和出了名人缘好的队长就好像他手下的黑袍术士挥舞着灭神的诅咒释放出束缚术一样一点点束缚了自己的心。

『肖队长不为难吧?』喻文州裹得严严实实的,站在雷霆下榻的酒店门口,一身黑色的风衣显得人更加瘦削。

『为难什么?』肖时钦疑惑地问。

『嗯……比如跟我出来小戴会不会吃醋?』喻文州说着说着好像脑补了一出狗血戏,忍不住扑哧一笑。

『乱想什么。』肖时钦拉过喻文州,『明明知道我们是一类人。』

喻文州被拆穿了也不恼,笑眯眯地带着肖时钦往外走,『那也没有男朋友会吃醋?』

肖时钦语结,『没有……』

G市的小店不少,喻文州带着肖时钦拐到了一家僻静的店里,把身上伪装的装束都脱掉,舒了口气,『这边没人认得的,肖队也放松一下吧。』

肖时钦点点头,把帽子口罩都摘掉。喻文州已经开始在挑围巾,不时拿下几条比一比,用G市的口音跟店主询问一些什么。肖时钦听得不是很懂,只好看着喻文州挑围巾。不一会儿喻文州转过头来,把一条灰色和一条白色的围巾在肖时钦身上比了比,『喜欢哪个?』

『灰色的吧。』

『我也觉得灰色比较好。』喻文州回头跟店主说了两句,拿了两条一模一样的灰色围巾。

『喻队,你……』肖时钦的话被喻文州的动作给打断。

喻文州抬手把围巾给肖时钦戴上,退后两步皱眉看了看然后又走近伸手调了一下长度,『嗯……好了!』

灰色的围巾围在脖子上,暖暖的。喻文州靠近的时候,肖时钦觉得自己都能闻到他身上清冷的香味。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就枉费战术大师的名号了。肖时钦无视了喻文州的推拒把他手上的另一条围巾拿了过来,『我来吧。』

给喻文州围上围巾的时候,肖时钦把人轻轻往前一拉,两人距离顿时变得连呼吸都清晰可闻。喻文州侧过头,有点局促地咬了咬唇。

他的个子明明跟自己差不多高,明明知道他没有地方需要人担心,可是肖时钦就是想要抱紧面前的人,不让他再出现那种表情。

『肖队……』

『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肖时钦微微拉起围巾挡住两人,侧头轻吻上喻文州的双唇又分开,『文州,我们交往吧。』

然后肖时钦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轻笑着说,『这是我想说的才对。』

把围巾围上,暖意一下子涌上来,肖时钦想,是因为这条围巾是喻文州送的吧。交往之后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并不多,大多数时间的日常就是手机和电脑上的聊天。常规比赛一个赛季见两次,算上全明星不过三次而已。季后赛不一定有交手的机会,唯一可是放肆的时间就是夏休期。当夏休期遇上了有世邀赛,能够单纯在一起的时间就更少了。

『我们之间有八百四十公里。』温存之后趴在床上,喻文州滑着平板上的地图,手指点着G市和W市的距离。

『嗯,坐飞机差不多这个距离。』肖时钦随口应着。

『时钦,等退役了跟我去B市吧。』喻文州转过身说。

看到喻文州眉眼间的期待,肖时钦一时沉默下来,垂下眼不看喻文州。

沉默的含义太清楚不过,喻文州有点失望地躺回了床上,继续玩着平板……

肖时钦一下子惊醒,左右看了看才恍然自己仍然坐在飞机上还没有到达G市。肖时钦揉了揉太阳穴,是不是那种失望太过于明显,所以在梦里都清晰可见。那次夏休期的尾声两个人破天荒地吵了一架,最后以肖时钦的一句『我们分开冷静一下吧』告终。不得不说这时候理智也有理智的坏处,常规赛两个人愣是没有单独联系过,连在K市的全明星赛都客客气气的像以往一样——没人看出来两个人分手了,就像没有人看出来他们在一起过。

重新站在蓝雨俱乐部的门口时,肖时钦努力让自己不去想有的没的,跟着训练营的主管到了青训营的训练室,意外或者是意料之中地看到喻文州站在训练营门口。

喻文州瘦了,是肖时钦的第一感觉。本来就是不太结实的人,却比全明星见到的时候还要消瘦几分,脸色的苍白让眼下的青色格外明显。似乎是因为在自己的俱乐部内,卸掉了在联盟其他人面前逞强表现的喻文州放松极了,面对肖时钦释放出的都是尴尬的信号。肖时钦暗想,要是联盟其他人知道喻文州这样任性的一面不知道要多吃惊。只对自己的任性,让肖时钦苦涩的心里又泛上几丝甜蜜。把心里交错的感情压下去,肖时钦主动伸出手,『喻队,好久不见。』

『肖队,好久不见。』

礼貌又客气的招呼之后就是沉默,训练营主管心里默默打鼓,好像也没有听说两个人不和啊,为什么气氛格外尴尬,还是勉强发话打破了奇怪的氛围,『肖队稍等,我把他叫出来。』

毕竟也算是全明星,就这样出现在训练营里面有引起骚动的可能,肖时钦点头应了主管就跟喻文州一起等在门口。

『什么时候走?』

刚来就问什么时候走实在是不像喻文州这样会照顾人感受的人说出来的话,不过肖时钦知道他并没有不礼貌的意思,『我订的后天的票,时间宽裕些。』

『还是住在那里?』指的是每次雷霆在G市客场作战时下榻的酒店。

『是啊。』肖时钦苦笑一声,掂了掂包,『我还没来得及去就被拉到蓝雨来了。都不知道我们经理怎么跟这边说的,是有多迫不及待啊……』

喻文州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没有再问话。

肖时钦刚想出声,训练营的主管就带着一个小孩出来,『肖队,我们找个空训练室?』

『好的。』

看着肖时钦跟着主管往蓝雨的备用训练室走,喻文州转身想离开,想起叶神说的『好好谈一下』,肖时钦鼓起勇气把人拉住,『喻队要是不忙的话也来看看?』

在训练室里,肖时钦开着修正跟小机械师打的火热。训练营主管在一旁看着,喻文州则靠在椅背上发呆。打了几盘之后主管叫了停,『肖队,现在不早了,要不明天再来试试?我现在送你去酒店吧。』

『不用,你们先回去吧,我等下送肖队。』喻文州突然发话。

喻文州一直以来都是客客气气的,从不以战队队长的身份对俱乐部其他工作人员下命令,难得有突然不客气插话的时候。不过战队队长说的话还是挺管用的,主管有点摸不着头脑地带着小机械师离开,两个人不是不和吗……

『倒数第二盘出磁场线圈的时候有点慢了,不然不会吃对方的火箭拳。』喻文州说着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挥挥手上的磨得很旧的账号卡,『跟我来一盘?』

肖时钦自然知道为什么会慢,手速已经无法跟年轻人相比,只有在实战经验和对机械师十几年的熟悉度上扳回一城。而跟喻文州对战,更重要的是判断力,这比赢过训练营的小孩要难得多。打了几盘各有胜负,肖时钦觉得自己的脑细胞死了一大片,不由得感叹专注力也比不了巅峰时期了。

喻文州利索地退出竞技场,『既然累了,那我送肖队回酒店吧。』

肖时钦摸摸自己的脸,表现得那么明显吗?还是说长久以来的默契让任何一个表情都在对方眼里无比的真实。

路灯明灭的光打在喻文州的脸上,肖时钦不时转头看却看不清他的表情。酒店离俱乐部不远,两人一直都认为开车还不及走路方便。本来肖时钦想说自己去就行了,毕竟也不是第一次来,但所有的理由都敌不过喻文州一个摇头。一路喻文州只是低头往前走,肖时钦跟在旁边,几番想开口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打荣耀时缓和了一点的气氛顿时又陷入了尴尬。

走到酒店几步之遥的地方,喻文州驻足回头,『肖队休息吧,我不打扰……』

话音未落天空闪过一道白光,随之而来的就是轰隆的雷声,天空如同撕裂一般开始倾倒雨水。肖时钦急忙拉着喻文州跑进酒店。 


TBC

——————————————————

题外话入了肖喻的桌垫呜呜呜好好看~


 
评论(11)
热度(27)
© 喵呜呜呜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