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远】盛开06

/比赛内容纯脑补脑补脑补

/小远银武名称纯脑补脑补脑补【重要事情说三遍

/战斗场面随便看看就好别在意ORZ

/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END)

——————————————————

晚上8点30分,百花VS蓝雨,比赛正式开始。

个人赛第一战蓝雨出战的是卢瀚文,百花则是朱效平。朱效平没抵抗得了小剑客势如破竹的阵势,被近身后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输了比赛。走下台后,于锋安慰了下低落的朱效平。紧接着第二战面对蓝雨的二线队员,张伟顺利地拿下一分。两边比分为1:1。

看到张伟走下来,邹远站起来准备上场。看到第三战的名单打出来,邹远就是一愣。

百花战队,邹远,弹药专家,花繁似锦 VS 蓝雨战队,郑轩,弹药专家,枪淋弹雨

是郑轩啊。邹远下意识地握了握拳走上比赛席。

郑轩的事邹远是知道的。在张佳乐离开之后,百花找过蓝雨的郑轩,只不过被对方拒绝了,这之后百花才把在板凳上的自己提拔起来,交予百花缭乱的账号卡。

我是不如郑轩的。邹远想。

邹远先开始并不在意这样的事。沉浸在压力中的自己,一点都没有傲气,反而深深的自责和自我嫌弃才是常态。于锋到来之后,肩上的压力顿时少掉,邹远也沉下心来磨练自己的技术,发挥自己的长处。邹远知道在蓝雨的时候于锋有过跟弹药专家打配合的经历,因此每次他给出的建议都很中肯,给了自己很大帮助。

但是随着两人配合的加深,邹远也开始有了一点『野心』,希望自己做一个能够让于锋放心的弹药专家,做一个比在蓝雨更让他感到放心的弹药专家,做一个他心中最好的弹药专家。

郑轩。这一次,要打败他。

邹远定了定心,刷卡登入。地图是自己选的『赫顿玛尔旧街区』,除了制高点旧街钟楼外建筑都不高,钟楼的高度也刚好适合弹药专家发挥。花繁似锦一进入就直冲钟楼,银武自动手枪绯红玫瑰在手上咔咔作响。

『压力山大』郑轩的口头禅立刻闪上屏幕。

邹远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尤其在比赛中。现在操作着花繁似锦,邹远一心只想着自己的节奏,丝毫不理郑轩的话。一刻不耽搁地到达钟楼下,邹远心想,这个速度枪淋弹雨应该还差一点。迅速登上楼顶,花繁似锦果然看到枪淋弹雨在不远处,大约是已经知道自己已经占据了制高点,身影有点犹豫。花繁似锦毫不犹豫地扔出闪光弹,烟雾弹,位置正中!看着模糊的身影,花繁似锦又补发了一枪僵直弹。

又中了!花繁似锦押枪跳下钟楼,抬手就是毒气式手雷。枪淋弹雨也开始反击。一时间旧街街道上枪声四起烟雾弥漫。花繁似锦起手好,又熟悉地图,周旋了一会儿之后血还有74%,而枪淋弹雨只有55%。一个烟雾弹爆开,花繁似锦侧身一翻,回想了一下周围的地形,朝着一个方向就送出浮空弹。

『噗!』轻微的声音,邹远暗叫了一声好,立刻使出弹药专家70级大招『乱雷』。被强制浮空的枪淋弹雨躲避不开,生生受了一个大招。看着生命差距又进一步拉大,邹远更加安心,最后顺利拿下比赛。

『打得不错!』看着邹远走下场,大家纷纷起立鼓掌。于锋也笑着拍拍邹远,『打得真好,辛苦了!』

看着2:1的比分,邹远舒了口气,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手就被握住。

这是他只有对自己的放肆,邹远也反手握住于锋。

擂台赛,面对蓝雨召唤师李远,曾信然显露出了新手的不足,近身时已经磨掉了大半的血,最后取了李远30%的血倒下。第二战周光义的刺客打下了李远后以68%的血面对蓝雨气功师宋晓,最后周光义倒下时宋晓还有50%的血。

『没关系,不要着急。』于锋安慰了下曾信然和周光义,走上比赛场。尽管自己心里也没底,除了半条命的宋晓,后面还有守擂大将黄少天。

『拼了!』于锋捏捏拳头,操作着落花狼藉冲向涛落沙明,崩山击出手!

两人共同战斗了两个赛季,互相十分熟悉。涛落沙明倒下时落花狼藉也没有讨到好,只以70%的血迎接最后的守擂大将黄少天。

『快到中间来我们决一胜负拿出的狂剑的样子来看到我压力很大吧于队现在我还是满血哦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看我的三段斩!!!』

看到黄少天调侃似地叫自己于队,于锋微微挑挑嘴角。到底不是爱生气的人,随着一个赛季的过去,自己和黄少天在转会时带来的冲突已经平复下来了。比起黄少天刚开始讽刺似地叫『于队』,现在已经都是玩笑的口气。如果说之前还因为『蓝雨对你来说又算作什么』有着隔膜,现在看到自己在百花站稳了脚跟,最高兴的依然是这群前队友们。

不过于锋也没有因此跟黄少天在频道里聊天,开玩笑,跟他对喷垃圾话那是能赢得吗……

没有迂回和绕背,两人很快在地图中间相遇。落花狼藉起手依然是崩山击,夜雨声烦轻巧往后一跳堪堪避过,三段斩加速冲过来临近时取消立刻接上流星式。75级大招不是能硬吃的,落花狼藉一记冲撞刺击抵挡,后退带起了点点尘土。重击!僵直过后落花狼藉立刻出手。逆风刺!冰雨的光芒也随之而至。两把武器重重打在一起。

两边的血条都在迅速下降。50%!落花狼藉立刻后退开狂暴,狂剑士双目赤红,血气沸腾,挥舞着葬花又继续冲上去。夜雨声烦还有70%……于锋默默计算着,用20%拼掉了30%,有可能赢!

拔刀斩!两人同时使出技能,冰雨和葬花又撞击在一起。收刀,落花狼藉就地翻滚一躲,旁边是冰雨落下的剑刃。

『居然预判到了真是不错啊不过下面的你躲得了嘛你应该比谁都知道我的厉害!』

随着文字在聊天框的弹出,夜雨声烦的身影一闪变为七个,剑影步!

完整的七个残影,落花狼藉也一时判断不出。看不出,就直接打!落花狼藉使出血气唤醒之后,立刻抬起葬花,左手在剑锋上一抹一挥,使出血气之剑,刁钻的角度立刻将三个假影试出来。紧接着又一个冲撞刺击,落花狼藉撞过两个残影,立刻回身接上重击,找到了真影!落花狼藉迅速使出血影狂刀,就往夜雨声烦身上招呼过去。

击中!于锋心里一喜,就见夜雨声烦一个受身起来,高高跳起。

『看我的拔刀斩!』

银光落刃就这样落下。

34%对55%,现在状况略差!落花狼藉一记倒斩,两人又硬碰硬战上。

还是……不行啊……于锋看着落花狼藉倒在15%的夜雨声烦剑下,心里不是不怅惘的。如果上一战对涛落沙明稍微细心些,是不是就能拿下夜雨声烦了……

擂台赛一输,比分顿时成为了2:3。个人赛百花的优势一下子抹去了。不过于锋积极拼抢的态度还是收获了很多掌声。

『队长打的很好了。』张伟迎上去,安慰地拍拍于锋。

『是我没有打好……』曾信然失落地说。

『不要紧,我们还有团队赛的5分要拿下,一定不能输!』于锋说。

『一定!』

『加油!』

回到休息室,看着大家情绪都还不错,于锋也放下心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百花成绩起伏太厉害,压力太大,队员们一直都有些情绪化,操作手法也随之受到影响。尽管于锋努力去改变现在的状态,却也明白这不是一时之间可以改过来的。

走到洗手间,于锋洗了把脸冷静了一下。冷水落在脸上,让有些鼓噪的思绪也稳定下来。虽然比分落后,但是大家的发挥都还不错,团队赛好好打还是很有优势的。

于锋正准备随手擦擦脸上的水珠,就看到旁边就递过来一张纸巾。

『擦擦吧。』邹远见于锋呆着不动,也不接纸巾,就走上前主动给于锋擦了擦脸。

『你表现挺好的,我们不是演练过很多次了吗?不用太担心。』怕于锋心里还在介意跟黄少天的战斗,邹远低声安慰道。

『啊……我还好啦……』于锋接过纸巾,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反正跟他打多了,也习惯了。倒是你今天打的很好啊,团队赛也要让那个家伙没干劲!』

『是吗……』邹远咬咬唇,『我也是恰巧吧……』

『哪有,你一直都很厉害啊。』从蓝雨转会来的于锋哪里不知道邹远可能会有的芥蒂,换位思考下,于锋觉得自己根本接受不了被当作『替代品』的角色,想着就愈发心疼邹远,『我觉得跟你配合更舒服。』

『真的?』

『真的。』

『那就好了!』邹远语气也带了点雀跃,靠近于锋就轻轻印上一吻,『团队赛加油!』

『啧!』于锋一把拉住『偷袭』完就准备逃离的邹远,扣在怀里,唇舌不老实地在脖颈上舔吻起来。

『锋哥……还有比赛呢……』邹远着急地推推于锋。

『知道你还这样。』于锋也只是逗逗邹远,等下副队不能上场那可不是好玩的,只好亲了下就退开。

『嘿嘿……』邹远吐吐舌头,每次看到于锋赤红着眼却又对自己无可奈何的样子就特别有成就感。

这样的邹远格外生动活泼,真是太好了,比起刚来的时候那个被压力压得喘不过气的少年,现在的邹远爱笑能闹,还有只对自己使出的小情绪。于锋想着,上前几步就拉住邹远的手,一起回到了休息室。

短暂的休息过后,团队赛打响。百花战队选用的地图是『格兰之森』,地图上拥有不少无法摧毁的魔法效果。百花战队首发于锋、邹远、张伟、朱效平、莫楚辰,第六人周光义。蓝雨首发喻文州、黄少天、卢瀚文、郑轩、徐景熙,第六人宋晓。两边都是常用的阵容。

百花刷新在地图的12点,蓝雨刷新在地图的6点位置。不同于百花迅速分散开始布阵,蓝雨在不熟悉的地图上显得有些拘束。除了黄少天一下子离队消失在视野里,其他人保持着谨慎的态度,对地图进行熟悉和探索。

百花在这张地图上已经演练过多次,一进入邹远和朱效平就开始脱队从另一侧树丛往中心点前进,朱效平仅仅召唤出一只小飞龙探路。主路上,则是于锋领头,莫楚辰正中,张伟压阵,往推算中的相遇点走过去。

战斗从邹远的手雷开始打响。看到黄少天的踪迹,邹远立刻扔出一个手雷试探,朱效平站定召唤出灵猫,配合小飞龙往黄少天处袭击过去。

『哎哟被看到了不过你们抓不到我的哦!』

荣耀最强的机会主义者,丢下一句话又消失在树丛里。

『走』邹远下命令,朱效平也收回攻击的灵猫和小飞龙,继续沿着既定路线走。没有牧师,两人很快到达了目的地。跟于锋三人交换了坐标之后,朱效平绕了一下,隐蔽在了树丛里,邹远脱队开始往前,于锋也加快了速度,跟朱效平汇合后就将傲风残花交给了森罗保护。

一个落单的弹药专家,在黄少天眼里就是机会!

银光落刃起手,邹远且战且退,闪光弹和烟雾弹炸起的烟雾消散之后,花繁似锦就消失在夜雨声烦面前。借着隐蔽式打法,外加触发了地图上的魔法效果,花繁似锦很快又从另一侧出现到夜雨声烦面前。

『快出来战个痛快不要躲躲藏藏的了你知道吗这个对我来说是没有作用的哦我是不会上你们的当的』

『来了。』简单的回应,却是落花狼藉出现在索克萨尔四人的面前,外加带着死亡骑士和灵猫的风刻。看到四人的时候,一棵魔界之花立刻种下。

三段斩!燃烧弹!

流云和枪淋弹雨立刻出手,索克萨尔退后一步,挥舞着灭神的诅咒开始吟唱。

趁着对付魔界之花的空隙,落花狼藉也使出三段斩开路,一个崩山击就向灵魂语者袭击过去。灵猫也在风刻的操控下不时骚扰索克萨尔,阻止术士的读条。

见治疗被攻击,流云转身就是回风式。小剑客的手速不容小觑,落花狼藉也不惧,闪身避过,让死亡骑士迎上流云。落花狼藉退了一步,在风刻的掩护下,使出噬魂血手,将灵魂语者和索克萨尔控制在范围里。噬魂血手效果霸道,眼见枪淋弹雨就要使出爆缩式,一发僵直弹从后而至,直中枪淋弹雨。

花繁似锦吊着夜雨声烦之后慢慢将距离拉到主战场,这时傲风残花和森罗也到场。

眼见百花战队阵容齐整,索克萨尔摇摇手杖,就要往后退。

于锋知道喻文州一向的打法,客场熟悉一块地形,然后引导主队前往借助临时熟悉的地形反击。不过这个时候,不能退让。要说熟悉地图,我们比你更熟!

落花狼藉上前一步,崩山击起手,接冲撞刺击接近。看见流云的攻势,于锋操作着就是一个抖动,闪避过流云的剑光,准确地捉住灵魂语者。

这时不会再退了,除非对方要放弃治疗。森罗和花繁似锦立刻压上,风刻也摇晃着手杖,指挥着死亡骑士上前,又种下一棵魔界之花。傲风残花也适时亮起圣诫之光。圣诫之光下的角色,所受伤害提高30%,持续6秒。

熔岩烧瓶!毒气式手雷!

森林的地面立刻像沸腾的水面一样扑腾起泡泡来。范围攻击的技能将灵魂语者和其他人隔开。打治疗,永远是战斗中的法则。

索克萨尔读起诅咒之箭,花繁似锦就要扔出一个手雷,却被突然出现的夜雨声烦挡下。两人又开始对战起来。

眼看诅咒之箭过来,落花狼藉一个倒斩让灵魂语者浮空,借着诅咒之箭前后不一的空隙,躲了过去。就势一翻滚,立刻开狂暴,十字斩加重击,接血影狂刀,血气之剑,一套连击打在灵魂语者身上……

『百花战队的于锋,凭借强势的发挥击穿了蓝雨的战术网,率领百花战队获得了第十一轮团队赛的胜利,比分7:3,目前排名积分榜第六位……』*

邹远抖抖手上的报纸,抑制不住嘴角的上扬。

 

*来自于原文第1211章《强势表现》


TBC

 
评论
热度(18)
© 喵呜呜呜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