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远】清醒梦 06

/苍白地证明这坑还在填_(:3」∠)_

/01 02 03 04 05

——————————————————

好在第二天没有再做奇奇怪怪的梦,只不过醒来的时候得到一个坏消息,两人的信息接受器出问题了。于锋抬起手腕,日常的通讯设备早已出了通信范围,唯一依仗的只有面前的黑色小盒子。第一天、第二天都是从里面传达基本指示,而现在无论怎么调校也只有杂音而已。

『怎么回事?』于锋分明记得自己临睡前还是好好的。

『我真的不知道,我根本没动过它。』邹远皱眉翻来覆去地看两人解下的通讯器。

『算了,我们别浪费时间了。』于锋将小盒子塞进包里,站起身来,『已经是第三天了,我们今天耽误的时间够久了。通讯器等到有空的时候再试着修一下,现在我们赶紧走吧。虽然现在没有通讯器的指示,不过按照总任务,往最后的目的地走总是不会错的。』

邹远点点头,目前两人最重要的目标的确是规划下一步的行动。

少了通讯器来提示补给点,于锋和邹远平分了身上的干粮,再拿出地图,配合指南针校核出位置。

『幸好你有每天做记录的习惯。』于锋翻阅邹远的手册长长舒了口气,『不然我们还得花好久定位。』

『你怀疑我吗?』于锋明明神色自若,邹远却依旧没忍住疑问。

『我们分在同一组不就是要相互信任吗?』于锋说。

道理是这样没错。

不过邹远知道,他们这种人——包括自己在内,从进入战区开始就没有真正地相信过谁。于锋现在的说法已经非常克制和含蓄了。

于锋不一会儿定位出了前进的路线,邹远跟上的时候还在心不在焉地回忆昨晚的事情——两人交替值夜,为了节省电量临睡前搜寻了最后一次信号后关闭了其中一个通讯器。这个时候的通讯器都还是好的。后来一晚上没有接收到新的讯号——也许是没人发过来,还有一个可能是,只有他们没有接收到讯号。

邹远心里立刻咯噔了一下,第二种情况就意味着自己和于锋处在了信息盲区。不过如果是有人来破坏通讯器,为何只破坏了通讯器就走?

不,邹远否认自己的想法,昨晚自己睡的并不沉,相信于锋也是,不可能有人靠近也察觉不到,不然两人早就『死』了几百次了。

那么,不是接收端的问题就是发出端的问题。

不会!战区受到了攻击吗?怎么可能?

邹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不定这是肖时钦安排的测试……

『你在想什么呢!』邹远猛地被于锋一拉,身子一歪,堪堪踩住一块石头。

『不要命了吗?』

邹远才后知后觉自己踩在一块松松的泥土上,差点就滑下险坡。

『我分神了,抱歉。』

『邹远同学,来分享一下你的想法。』

于锋教官似的语气让邹远忍不住弯了弯嘴角。然后把自己的分析讲给于锋听。

『要确认这个情况只有先找到其他人的队伍。』于锋说,『按照以往的安排,我们应该都在不同的片区,行军路线也没有重叠的可能,如果要找到其他人,必须偏离我们现有的路线。』

『所以,是先去找其他队伍,还是先往终点走?』

邹远顿了顿,和于锋异口同声地说,『先去终点。』

明确了目标,邹远和于锋便加快了前进速度。越往前走于锋越不安起来,就像在自己的梦境里一样,没有事先安排好的『敌人』,没有中部战区最擅长的小飞行器『空袭』。这样的『正常』反而意味着不正常。

缺少了阻碍,两人比计划提前半天到达了第五天的目的地,眼前的景色也从树林变成了山石嶙峋的峡谷。一踏入空地,邹远抢先一步拦住于锋,『不对劲。』

于锋会意地点点头。百花出身的人对周围环境的敏锐在各个队伍中都是有名的,更何况是邹远这样的嫡系。

顺着邹远指出的方向,于锋仔细看看发现一个弹孔。真枪实弹的弹孔,不是什么彩粉弹。于锋心里又沉了一分。

根据射击的方向,于锋抬头看了看,朝着邹远比了一个手势。

『我去引他出来。』于锋抬抬手中的锋芒慧剑。

『小心。』邹远知道这是于锋信任自己的远程射击能力,也不多说什么。

隐蔽在一株灌木之后,左手扶住凸起的岩石当做支撑,右手抬起花繁似锦搁在左胳膊上,邹远伏下身子瞄准自己预判的方向。

于锋在另一端故意制造响动,翻身出去,举起锋芒慧剑朝着不远处的低崖上射击,立刻吸引了火力。

一枪、两枪。

没有第三次进攻了。于锋看向邹远,邹远比了一个OK的手势。

『确定位置,一击即中,不愧是百花的队长。』

『别寒碜我了,快走吧。』邹远挥挥花繁似锦。谁不知道百花原来的队长才是真正带百花闻名的队长,而自己只不过是匆匆被提拔起来的人而已。

明明刚刚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邹远依旧是一脸理所当然说出这样的话。于锋压下心里莫名泛上来的难受,沉默地跟着邹远沿着峡谷往前走。

于锋不是没有见到过百花前任的队长,平心而论以邹远的技术和心态还远远不足。但是『他可以的』这样的想法牢牢抓着于锋。

也许百花也是看到了这一点吧。

没有了树林的荫蔽,于锋和邹远又遭遇了两次伏击。

解决完敌人,于锋示意邹远暂停前进。两人偷偷前进到尸体掉落的位置,摸出尸体身上的通讯器。

『需要密码。』邹远检查了一下。

『是能正常使用的吗?』

『带反馈机制,』邹远放下通讯器,『应该能正常使用,而且我们的路线很快会被知道——如果接收端没有收到这边的信号。』

于锋忖度了下,『加快速度吧,争取可以打个措手不及。』

 

抵达预定中的终点的时候,比计划的时间提前了25个小时,迎接于锋和邹远的是死寂一般的基地。

『在周围看一下。』邹远做了个口型给于锋。

于锋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隐蔽起来小心地前进,突然被人伸手拉了一下。

于锋心下一惊,锋芒慧剑出手前被按了下来。

『是我是我!』江波涛的无浪死死压住锋芒慧剑,声音压得极低,『别误伤!』

『吓死人。』于锋收回枪,看到跟在江波涛后面的是孙翔。

『你们怎么在这里?』

『我和唐昊分开行动了,他还不知道在哪。』孙翔说。

『是他的风格。』邹远揉揉眉心,无法通讯的情况下还能提出单独行动的人,唐昊是头一个。

『刚刚进去探了下情况。小别受伤了。』江波涛说。

『人很多吗?』

『有探测器就好了。』江波涛苦笑一下,『我怀疑里面根本没有人,只有陷阱。』

『要我说直接轰掉。』孙翔小声嘟囔。

『万一里面有咱们的人呢。』江波涛打住孙翔的话头。

『是的,还是得进去。』于锋指指看起来平静至极的基地,『即使是被突然袭击了,我想里面也会留下战区的信息。』

『留在这里不是办法,总得想办法拼一下。』邹远说。

江波涛点头,『周围我们看过了,暂时没有异状。』

『这样,小孙你警戒周围,保护小别,别让其他人靠近基地,我和于锋邹远进去。』

孙翔倒是很听江波涛的安排,拍拍胸脯会完成好任务。

几个人检查了一遍武器,正准备出发就听到基地3点方向有一些响动。

『唐昊吗?』

『不像。』邹远闭眼分辨了下,『不止一个人。』

『估计是知道我们到了这里。』江波涛给无浪上膛,举起枪放低身子往响动处走。

『几个人?』于锋问。

『三人。』邹远说,又补充了一句,』不出意外的话。』

『没有意外。』于锋给江波涛比了个手势,自己开始绕行。

邹远了解于锋的意思,自己也往另一侧绕去。

于锋抵达三人背后的时候,江波涛和邹远早已就位。

和之前装束一样的人。不过只来了三个?看来应该是冲着最早抵达基地的江波涛他们来的。

不过就派这几个人,也太小看我们了吧。

摇摇头赶走脑子里的想法,现在主要是从基地里寻找信息。于锋比了个OK的手势。江波涛挥挥无浪的枪口,将三个人分别安排了下。

第一枪是邹远从高处的射击,破风声划过,击中一人的颈侧。

剩余两人立刻一边躲避,一边朝子弹的方向还击。江波涛的子弹随即而至,吸引了两人绝大部分注意力。于锋索性扣回锋芒慧剑,一翻身滚到人身后,匕首狠狠割向一人的脖子。

另一人枪口刚抬起就被两颗子弹击中,手腕上一松,瞄准于锋的枪落下。

看到于锋安然无恙,邹远才舒口气,放下花繁似锦,几步跳下岩石和于锋汇合。


TBC

 
评论(4)
热度(10)
© 喵呜呜呜呜|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