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远】塔中事

/紧赶慢赶出来的非典型哨向AU,于远都是虫爹的!OOC属于我_(:3」∠)_

/爱于远的大家七夕快乐=3=

————

于锋一直以为邹远不会吃醋。

直到傍晚落花狼藉挥着翅膀蔫蔫地停在于锋的肩上,于锋才意识到一天都没看到邹远和他的花繁似锦。

『没出息。』于锋笑骂了一句,落花狼藉高傲地抬抬头。

『啪』一声合上手上的文件夹,于锋习惯性地开始思考晚上要不要找邹远脱离食堂吃点别的。思索了一会儿才惊觉自己根本不知道邹远在哪儿。

我自己才是够没出息的。

于锋挠挠头,按下呼叫器。

『于队!』

朱效平推门进来。

『你在这里盯着点,我晚上就不来查夜巡情况了。』于锋将文件夹递给朱效平,吩咐道。

朱效平会意地点点头,『于队和邹队今天去过七夕吗?节日快乐!』

于锋一愣,才发现自己根本就忘了这个日子……

落花狼藉泄愤似地挠了风刻两下,惹得小豹子挥爪要去追猎隼。于锋带上门,落花狼藉也一闪不见。风刻失去目标,呜呜了两声又蹲回朱效平身边。

其实在塔里,除了食堂也没有几个选择。

于锋先转到二十二楼的小咖啡厅。已经是晚饭时间,咖啡厅显得热闹许多。莫楚辰看到于锋,手腕一旋给手中的咖啡拉出一个漂亮的树叶,递到于锋面前。

『于队,你怎么一个人?』

好像除了自己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是七夕……

于锋苦笑一下,『我今天还没见过小远。』

『邹队早上来医疗处了,于队你不知道吗?』莫楚辰举起自己的咖啡杯抿了一口。

『医疗处?』于锋蹭地站起来,『出什么事了吗?』

莫楚辰噎了一下,没想到于锋的反应这么大,『咳咳……也没什么大事,我给邹队看的,大概是最近没休息好,所以精神力有些下降……』

『这还是没什么大事。』于锋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跳,『怎么不汇报?』

『邹队说他自己回对你解释的……』莫楚辰无辜地眨眨眼。

于锋觉得头疼的更厉害了……

『队长……』

『哎,行了,』于锋摆摆手,『我去找他,你也别兼职到太晚,早点回去休息。』

『遵命!』

沿着塔里的旋转楼梯往下走,透过双层防弹玻璃的小窗可以看到外面狼藉的战场。这段时间战场上倒是清静了许多,塔里的任务也减少了,百花小队才得了空休整。本来想趁着这机会好好培养下感情,没想到邹远玩起了失踪。

推开九楼小餐厅的门,一阵烟熏缭绕呛得于锋就是一阵咳嗽。

『我去……你们这是在干嘛?』

『于、于、于、于队……』曾信然停下夹烤肉的筷子,磕巴着打招呼。

于锋揉揉眼睛,看清楚了围着烤炉的一圈人有其他塔的米修远罗辑宋奇英……

小朋友们。

于锋招招手,曾信然乖乖地放下筷子走过去,然后被弹了一下脑门。

『把这里搞得这么烟熏火燎的,跟张伟哥说过了吗?』

曾信然捂着脑门,泪眼汪汪地回答,『张伟哥说今天难得有其他塔的人来我们这儿见习,让我好好招待……』

这真是招待得挺好的……于锋假装自己没看到桌子下东倒西歪的酒瓶和某几个人被酒精染红透的脸颊。

说起来这群小孩子还是于锋亲自接待的,因为是同期的柳非带队,所以还特意嘱咐了句要好好招待。

柳非……柳非!

一定是早上被邹远看到自己和她谈笑风生了。

『吃完了好好收拾。』捉住了事情的关键,于锋嘱咐了一句就要转身走,被曾信然一把拉住。

『于队你是来找邹队的吗?』

哟呵,看来这段时间出任务锻炼的不错,曾信然也终于不是离线的状态了。

『刚刚邹队来过,然后……呃……那什么……』曾信然做了一个喝酒的动作,然后指指楼上,『应该是去顶楼了。』

于锋揉揉曾信然的脑袋,『行,谢谢你了。』

 

坐在三十五楼的小窗台上,邹远晃着手中的易拉罐,有些气恼自己。

因为在塔里太久了,百花的一众人又都是对自己和于锋的结合喜闻乐见,所以才忽视掉了其实在这世界里自己根本就属于异类。

看到了于锋和柳非说说笑笑的模样,邹远惊讶于自己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这样看起来才是对的。然后心里才涌上来一阵酸楚。

『小远!』

于锋一进门就看到邹远坐在窗台上,不禁有些无奈。这个解压的方法还是于锋教给邹远的,但是现在一看到邹远这样做又有些气恼他不注意安全。见到花繁似锦盘在窗台上,落花狼藉扑扇了翅膀就过去,一猎隼一龙就自顾自玩起来。

见邹远不说话不搭理人,于锋将手中的东西放到一边,上前几步抱住邹远,一天没抱怎么感觉这人就瘦了几分。

『今天我就是普通地接待一下柳非……』于锋说着唇不老实地游走到了邹远的耳廓、颈项,『我们真的没什么……』

邹远也知道自己的醋意来的莫名,此时只是更气恼自己的第一反应而已。花繁似锦也根本没接收主人乱七八糟的想法,和一天没见的落花狼藉打闹地开心。

于锋勾勾嘴角,落花狼藉不满地呼啸了一下,盘旋一周之后朝着门外飞去。见落花狼藉飞走了,花繁似锦也跟着飞了出去,还『体贴』地带上了休息间的门。


爱国敬业诚信友善_(:3」∠)_


FIN

 
评论(8)
热度(44)
© 喵呜呜呜呜|Powered by LOFTER